葉英傑詩世界/銅鑰Blog | 十一月 2007

原來我對畢業仍然是有感覺的

Posted by poetyip on 28 十一月, 2007 20:17

Category自言自語/記事 | PrintPrint View

我初初以為我會像十多年前畢業的時候的感覺一樣,就是認為行畢業禮這個步驟很「無謂」。只是真正到了很畢業禮那一天,心情就真的不是原來想像的那樣。雖然照相時有時仍覺得照相是很「多餘」的動作,不過我珍惜和同學拍照的機會,也肯定這一次我相薄中不會有一段歷史空白。

那一天我第一張拍的照片,是站在爸爸的大頭相旁邊拍的,為了不想弄得太嚴肅,我抱著阿妹一個很趣緻的公仔一起拍,不過我的用意阿媽和阿妹都應該明的。

讀top-up degree的一個好處,是畢業禮時可以逐個逐個上台。因為人少。如果是在香港的正統大學畢業的話,就只能是成班人原位站起,或代表上台。我因為拿到outstanding student award,一共上了兩次台,或許這些機會不會再有第二次了,不過有一些事情,就算只發生一次,以後不會再發生,都會是美好的。對不?仲有佢地請左專業攝影師幫忙影相,仲影左拋帽相,這些在正統大學畢業的話,就未必有了。

穿學士袍和戴學士帽,應該是一生人其中一個最難穿得好的東西,我真不明白為什麼他們會弄一些這麼複雜的東西要人穿,不過偏偏人人都想穿……

相就遲d post一張半張上來啦,因為相機是阿妹的。不過我唔急,因為不會消失了的。(不過我唔會post自己的相,頂多是post那一個outstanding student award的神主牌的相。)

11月28日

Posted by poetyip on 14 十一月, 2007 20:30

Category自言自語/記事 | PrintPrint View

11月28日是我行畢業禮的日子。老實說,我對畢業典禮的確是沒有很大的感覺。十年前高級文憑畢業的時候,我希望的就是可以「快快趣趣搞掂」。可能是因為只是高級文憑,覺得並不是怎麼值得高興。誰不知那一次,爸爸的傳統相機內的菲林沒放好(當年還沒有數碼相機,而且他在病中,所以也不怪他),當年影畢業相做了好幾遍笑容是白做了。現在我的相簿中沒有任何高級文憑的畢業照,算是呼應了我當年的心態。

今次是degree,不知怎的仍然興奮不起來。雖然今次甚至拿了一個所謂「最佳學生獎」,意味著到時我一定會成為全場焦點,而到時又會有報紙supplement,是訪問我的。不過我現在仍然不感到我特別開心。阿妹反而好像比我「激動」,問要不要送我一束花或一個公仔,我的答案又是那一個口頭蟬:「是但」。是的,今次影相,用的是數碼的,不會再有「菲林沒放好」這會事了,不過最大的問題是

爸爸不在,

他不會有機會高興了。我知道他當年因為病的關係,這樣看那些典禮過程是很辛苦的,不過現在如果他仍在,他興奮的程度肯定會是當年的n次方。甚至會抓著我四處影相……

今次影全家福,我會留一個位置給他,在心中。



近期文章

熱門文章

文章彙整

    « 十一月 2007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新聞交換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