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英傑詩世界/銅鑰Blog | 十月 2008

繼續《背景音樂》

Posted by poetyip on 26 十月, 2008 00:20

Category自言自語/記事 | PrintPrint View

 昨天和今天分別去了序言書室的葉輝新書發佈會和Kurbrick的Parloes Prevert的詩分享會。昨天是去做觀眾,今天是去「客串」。好彩地兩天合共3人即場買了我的書,都算是「收穫」。

有 朋友問我,為什麼我不辦新書發佈會。當然我不會不想有一個,但問題是我印量這麼少,辨發佈會說起上來意義不是很大。回想起《電話下的自由》的新書發佈會也 有廿多人到場,就當其中3分2有買我的書,已經是十多人了,而這一本新書我每一家書店都只是5本10本的(Kubrick多一點,15本),辦起發佈會看 來比較「寒酸」,不想一次過「清袋」,又不想不「清袋」,所以還是算了。今天的活動,就當一個「超小型」的發佈會吧。其實當初決定只印少量(75本),也 沒想到「發佈會」這個問題,只想到不想家中在3個月後堆放300本書(對,上一本書現在家中仍有200多本……)。寫到這裡又覺得,現實終歸是現實。做人 做得久了,我明白自己應該有一點自知之明,或者辨一個可能只有幾個人來呢?我又憑什麼以為這樣的一個活動一定有人來?而且砍少幾棵樹,無論如何總比300 本「垃圾」在家強(在我來說,一年沒動的東西,無論是金條或其他什麼,同垃圾跟本沒分別)?

這本書應該是最滿意的。因為一切皆是我的主意, 又沒有受到其他「不可抗力」影響,起碼有幾家書店有賣,比上次強多了。封面的圖片是我選的,在網上一個專門賣image的網站花20元美金買的。我一看到 就知道這會是一個好的封面。當然那一個人就一定不是我……我在Kurbrick已經不下數次看到有人因為封面好看而拿來看。我當然明知他們不會買,不過能 讓人在書叢中拿起一本書面「簡而清」的書而不拿起其他「花碌碌」的書,我忽然覺得自己都有d 藝術眼光,選對了一個封面。所以,對那個不認識的攝影師,和那個讓人誤認為是我的model,我想說你們才是全本書最重要的部份,雖然你們未必知道。

當我那一天拉著沉甸甸的行李箱到達油麻地港鐵站,我對自己說,這樣做未必有意義的。這樣沉甸甸的拉來拉去跟本就沒意思。但看到有朋友或讀者想也不想(當然,買完後悔又是後話了)就買下我的書,又覺得一切其實很有意義。

最近發現有一個website幫人「整相」,我手痕地又整了一張,如果我不說明,看上去就真的像在旺角弄了一個高幾層樓的廣告牌Wink當然,發夢一定不會實現,不過我有發夢的權力,對不對?

 


 



近期文章

熱門文章

文章彙整

    « 十月 2008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新聞交換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