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英傑詩世界/銅鑰Blog | 五月 2010

最近看的偵探小說

Posted by poetyip on 24 五月, 2010 22:56

Category自言自語/記事 | PrintPrint View

最近我的master終於讀完了,下個月才知道要不要加時讀多年(唔知考試合唔合格),不過我終於有時間看那一堆疊在桌上的書。我最先看的當然是偵探小說,小說之中我最喜歡看偵探小說。

艾勒里.昆恩是我最喜愛的偵探小說作家。所有出版社出過的中文版都被我看光了,所以我只有在出版社出一本新的我才有得看。不過既然艾勒里.昆恩已經沒再出,那當然是「買少見少」,所以,當台灣臉譜出了他們的《double,double》(中文書名譯做雙面萊維爾,但個人覺得這譯法不好),我非常高興。有得看了。

當然,艾勒里.昆恩中後期的小說,重心已經在於小說中的社會性,主角艾勒里.昆恩已經被作者「人」化了。但當我看到他變得像金田一一般,要所有人都死光了才知道兇手是誰,而書中的謀殺有好幾個原來是「意外」(違反了古典偵探作家奉為金科玉律的範達因廿戒!),的確有點不習慣。不過,像人也有像人的好處的,我個人覺得艾勒里.昆恩最成功的小說是《九尾貓》,那恐懼的氣氛做得很成功。怎樣形容那氣氛?就像我們03年沙士時的氣氛。《九尾貓》的故事是,在一個城市裡,忽然發生了數起兇案,兇案之間「看似」沒有關連。人們都很恐懼,因為不知道會不會在街上忽然就死了,所以對身邊所有人都不信任,直到找到兇手,人們才回復正常。那感覺,就像沙士時一樣。幸好沙士已經過去了。

另一本看的是艾西莫夫的《曙光中的機器人》,對,這是一本科幻而不是偵探小說,不過,內容一樣是「一個死者(機器人)」,加一個兇手,所以我一樣可以當偵探小說來看。兇手是誰其實不重要,重要的是艾西莫夫想說什麼。如果人類太依賴機械人,會有什麼後果?後果會是我們都太依賴他們,我們就退化了。看著書中的偵探,因為在機器時代中活得太久,所以就算「出街」都覺得是一個很大的考驗,最好不要下雨,下雨對他們這些「進化了」的人來說,實在是太高難度的考驗,唔唔,像不像宅男呢……

 

我的詩《聚會(2010)》成為《秋螢》 尾二期的卷首詩,第一次,亦是唯一一次了,很高興自己的詩仍然達到一些人心目中的水準,很坦心再不能寫出好的詩。



近期文章

熱門文章

文章彙整

    « 五月 2010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新聞交換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