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英傑詩世界/銅鑰Blog | 四月 2012

我的避風港

Posted by poetyip on 14 四月, 2012 20:49

Category自言自語/記事 | PrintPrint View

上星期提到我的希雲街,想到我應該要為那一條街照相,因為不照可能遲一點整條街都不在了。終於今天「的」起心肝去照。我用IPHONE和CANON照了很多張,最後還是用了IPHONE照的第一張,因為有點暗,所以用PHOTOSHOP弄得亮一點。選這一張相主要是因為那兩個穿紅衣的男子,一邊一個,位置剛好,照的時候不知道,以後就算再照100次也照不來。而且,男子穿紅衣,底下的心理就是想突出自己,想著這很配合《單身者晚宴》的主調,當年爸爸第一次約會媽媽時也是穿紅衣……所以雖然照片曝光不足,弄得整條街暗暗的,我也保留。而且那朦朧,比較符合LOMO的精神。

圖中央黑色車旁的地盤,以前就是我小時候住的地方。很可惜這一張照片我沒有早上十年照……

 

有人在等待,有人下車,有人四周張望,有人路過。

後記:原來我在IPHONE用的APPS是可以轉特效的,真笨……你現在看到的是轉了特效的版本。

購買我的詩集《背景音樂》的電子書

購買我的詩集《背景音樂》的印刷版

我住過曦巒,不過當時曦巒未建成……

Posted by poetyip on 06 四月, 2012 12:41

Category自言自語/記事 | PrintPrint View

  我22歲前都是住銅鑼灣的,如果問我住在哪,我往往很費時解釋(聖保祿學校旁,印尼領事館附近,步行2分鐘到大球場……),依家再問,我的答案就簡單多了。我以前住在曦巒,不過當時曦巒未起……其實我有點失落,我住的希雲街40號,已經永遠消失。

  數年前回到那一頭,曾經鑽進希雲街,在40號 地下舉頭望向我住的4樓,望了1分鐘,想著裡面住了什麼人?卻想不到那一次是最後一次望過我的舊居(那一天心情很複雜,已經被我寫成《單身者晚宴》,是我最喜歡的詩,可能是因為銅鑼灣到我而言不是購物/聚會的地方而是我「故鄉」)。07年的時候已感覺那裡的變化,去年夏天去大球場看布力般的球賽時(我是布力般的fans,為什麼?她是少數幾隊拿過英超的,我支持是不是很合理?),驚見我的40號已經不在了,而且「甜醋」味也消失了(有一家賣甜醋的店子所在的地方都一同拆掉),然後又發現希雲街裡最多的不是車房,竟然是咖啡店,感覺就像在故宮見到starbucks一樣不搭調。我在那裡住的是4樓,最喜歡在窗前看下面的人如何修車,車房養的狗最喜歡周圍轉……現在那裡竟變成歐陸小鎮……賣米的雜貨店,賣麵包的,賣文具的,全部都消失了,或者,他們從來不曾存在?

購買我的詩集《背景音樂》的電子書

購買我的詩集《背景音樂》的印刷版

後垮掉派詩選

Posted by poetyip on 01 四月, 2012 14:54

Category翻譯詩介紹及我的劣譯 | PrintPrint View

這一本《後垮掉派詩選》是美國詩人Vernon Frazer主編的,去年國內有人翻譯,我在國內的AMAZON.CN買了。什麼是後垮掉,我想我不打算說了,反正是評論者塞給一堆詩人的名稱。我個人喜歡看未死的人寫的東西多於已死的人寫的東西。因為已死的話,代表那人的作品已經是「封閉」了的,不會再有變化了。反而未死的,你會看到更多可能性。

較喜歡的詩人有Vernon Frazer, Lyn Lifshin,Ravi Shankar等。尤其是Lyn Lifshin深得我心。因為她的詩帶有敘事性,正所謂「開正我個範」。我甚至去了AMAZON買了她一本書。

不過我今次我不是介紹她,我反而想錄下下面這首詩。原因就你們自己參詳吧。

冥王星(Pluto)    唐。韋伯(Don Webb) 翻譯:文楚安,雷麗敏

在這兒陽光與其說是事實
不如說是謠言。
事實上人們一直在討論
陽光是否真的存在。
多數人傾向於不。
太陽對他們做了什麼事?
你甚至看不到月亮。
即使能看到它——
倘若有一天有足夠的光線
這星球就會熔化。
太陽沒什麼用處。
讓我們投票反對。
可只是個謠言罷了……

選自《後垮掉派詩選》,Vernon Frazer主編,文楚安,雷麗敏譯,張子清校。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年



近期文章

熱門文章

文章彙整

    « 四月 2012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新聞交換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