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英傑詩世界/銅鑰Blog | 四月 2013

Posted by poetyip on 27 四月, 2013 22:27

Category詩選(新作) | PrintPrint View

        葉英傑    詩號:1162
爸爸習慣了用鎖匙包,小時候
每天他下班回家,我總聽到
一段金屬與金屬間撕磨的聲音
總要好一陣子,大門
才利落的開啟。
鎖匙包總是咖啡色的,我常常想知道
他如何排列鑰匙。
媽媽呢,媽媽用的匙扣
是一個麻將牌;有時是「發」
有時是「中」。她不打麻將
只偶爾買六合彩。
當我升上中學,爸爸給我買了一個
有長長鍊子的匙扣,匙扣末端
有金屬夾子,可以夾在我褲頭。
每次放學回家,我都要踮起腳尖
把鑰匙插進匙孔,轉動;轉動的時候
要注意不要讓夾子扯掉什麼。
同學們第一次看見時總會詢問
褲袋夾著的,銀色,閃閃的東西是什麼。
妹妹不需要鑰匙;
她小時候回家,總是媽媽
拖著回來。就算是現在
一家人逛街完畢,回家總有人負責開啟大門。
也許,某一天
她會需要鑰匙,也許是
外頭一半房子的鑰匙。
我現在不再需要
用長長的鍊子,扣住鑰匙
鑰匙安穩的在我褲袋裡
在街上走的時候,我不時細聽
那些金屬刮擦的聲音是否仍在。
媽媽不再使用麻將牌匙扣;
她現在用的
是玉石匙扣,我和妹妹陪著她
在車公廟外買的。
而爸爸,他不必
用什麼鎖匙包
就能進出房子
就能進入選擇的房子。
        2013年1月24日
        2014年3月16日改

雷蒙德。卡佛的詩

Posted by poetyip on 15 四月, 2013 22:26

Category翻譯詩介紹及我的劣譯 | PrintPrint View

上個月買了雷蒙德。卡佛的《火》,對他的詩驚為天人,所以立刻到amazon.com買了他的詩選集。二手的。各位可能覺得有趣,通常人應該對他的小說驚為天人,我卻喜歡他的詩(小說應該會找來看,但相對來說比較容易找,不急)。書上星期到手,我決定隨意翻開一頁,看到哪首詩,就把它譯出來。下面就是我隨意翻開的那首詩。幸好,他的英文不是超級深奧,也幸好這首詩(或他的詩風)很對我胃口。當然,我的翻譯,肯定仍有進步的空間。

把你自己鎖在外頭,然後試著回到裡面  雷蒙德。卡佛
                    銅鑰譯
你單純地外出和關上門
沒有細想。當你回頭
看你所做的事
已經太遲。如果這聽上去
就像人生的話,好的。

這是下雨天,有鑰匙的鄰居
出外。我試了又試
下層的窗。盯著
內裡的沙發,盆栽,桌子
椅子,和立體聲組合。
我的咖啡杯和煙灰缸在那玻璃面的桌上
等著我,我的心
飛向他們。我說:「你好,朋友們。
或一些類似的話。畢竟,
這已不算太壞。
更壞的事情已經發生。這
甚至顯得有趣。我找到梯子。
拿著它然後將它挨著房子
接著在雨中爬上陽台,
讓自己跨過欄杆
試一試那道門。是鎖上了
當然。但我探視剛好沒有變化的
我的書桌,一些紙張,和我的椅子。
這扇窗是當我我坐在桌旁
抬起頭向外張望
那桌子的另一面。
這裡不像下層,我想。
這是別的東西。

它是可像那樣探視的東西,無形的,
從陽台上。在那裡,裡面,不在那裡。
我覺得我甚至不能談到它。
我把臉貼近玻璃
想像我在裡面,
坐在桌旁,偶爾
從我工作中抬起頭
想著其他的地方
和其他的時刻
我愛過的人。

在雨中我站在那裡有一分鐘。
想到我是最幸運的人。
就算有一波哀思掠過我
就算我對我做成的傷害
強烈地感到羞愧
我擊碎那美麗的窗
回到裡面。

Locking Yourself Out, Then Trying to Get Back In    Raymond Carver

You simply go out and shut the door
without thinking. And when you look back
at what you’ve done
it’s too late. If this sounds
like the story of a life, okay.

It was raining. The neighbors who had
a key were away. I tried and tried
the lower windows. Stared
inside at the sofa, plants, the table
and chairs, the stereo set-up.
My coffee cup and ashtray waited for me
on the glass-topped table, and my heart
went out to them. I said, Hello, friends,
or something like that. After all,
this wasn’t so bad.
Worse things had happened. This
was even a little funny. I found the ladder.
Took that and leaned it against the house.
Then climbed in the rain to the deck,
swung myself over the railing
and tried the door. Which was locked,
of course. But I looked in just the same
at my desk. Some papers, and my chair.
This was the window on the other side
of the desk where I’d raise my eyes
and stare out when I sat at that desk.
This is not like downstairs, I thought.
This is something else.

And it was something to look in like that, unseen,
from the deck. To be there, inside, and not be there.
I don’t even think I can talk about it.
I brought my face close to the glass
and imagined myself inside,
sitting at the desk. Looking up
from my work now and again.
Thinking about some other place
and some other time.
The people I had loved then.

I stood there for a minute in the rain.
Considering myself to be the luckiest of men.
Even though a ware of grief passed through me.
Even though I felt violently ashamed
of the injury I’d done back then.
I bashed that beautiful window.
And stepped back in.

 

酒店房間(2013年修改版)

Posted by poetyip on 07 四月, 2013 22:52

Category詩選(新作) | PrintPrint View

     酒店房間    葉英傑  詩號:1141b
酒店房間的鑰匙
磁卡形狀
可以放在銀包內
和信用卡及身份證堆疊一起
這是北京酒店的匙卡,是那一次
北京工幹時用的。
我看著房間的門,門鎖的外形
和我家的類似,只是門鎖
沒有屬於鑰匙的位置;
磁卡插進去
門就開了
燈就亮了
空調翻動空氣的聲音就響起。
每次走進房間,房間
都永遠新淨;床舖,被褥,亂了的
睡枕,都回到原來的位置
(就像小時候,起床
 刷過牙後,回到房間,發現
 床上所有東西
 都自動歸位)

房間內有抱枕
硬身的,一氣呵成的圓筒
中間沒有任何凹陷
睡覺的時候我要費力夾著它;
每晚回到酒店
我都
踮起腳尖
從衣櫃最頂層
把抱枕
拿下來
彷彿變成一種儀式
 
我常常下意識地走到窗前
撥開窗簾,看窗外的風景;
窗外面都是小巷弄
轉角處的小食店,會不會
也有狗兒在那裡守望?

偶爾
有人路經
他們的穿戴告訴我
房間裡有的是
和外面不一樣的天氣。
        2009年5月22日至5月24日成
        2013年3月26至29日四改

這首詩幾年前已貼了出來。但最近因為為了第4本書,重看了之前的詩,很多舊作都改了,而這一首更是大改。看上去比之前的版本好,八卦者就自己在找過去的版本比較吧!

 



近期文章

熱門文章

文章彙整

    « 四月 2013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新聞交換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