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英傑詩世界/銅鑰Blog | 五月 2014

第二個人生 Dunya Mikhil

Posted by poetyip on 18 五月, 2014 15:35

Category詩選(新作) | PrintPrint View

詩,我是有寫的,但因為都在等發表,那我就譯詩吧。之前二月份譯了一首Dunya Mikhil的詩。之後在amazon看到她的新譯作準備出版了,上星期剛收到,所以就抽一首出來翻譯。我常常感到她的詩有一種「辛波絲卡」味,可能她們都是女詩人,也經歷過戰爭。但明顯地Dunya Mikhil的詩比較沉重,不像辛波絲卡有些詩有些「戲謔」的意味。原因可能是辛波絲卡一直住在波蘭,戰爭完了,但Dunya Mikhil住在伊拉克,戰爭一直沒完沒了,她甚至在出版了一本詩集之後被迫去國。對於她來說,可能是幸或不幸,但對讀者來說我們是幸運的,因為她去國我們才有機會讀到她的詩。

我為我只能在平淡的生活中寫詩,而不需要活在辛波絲卡或Dunya Mikhil的環境中寫詩感恩。

P.S.我的第四本詩集,距出版日期愈來愈近,很緊張。

 

第二個人生

Dunya Mikhil

銅鑰譯

 

這個人生之後

我們會需要第二個人生

去實踐我們

在第一人生中學習到的。

 

我們鑄成一個

又一個錯誤

然後需要第二個人生

去忘記。

 

我們無止境地哼唱

在我們等待離去之時:

為了整首歌

我們需要第二個人生。

 

我們走向戰爭

而且做出所有西門1說的事:

單為了愛

我們需要第二個人生。

 

我們需要時間

去服完我們的刑期

那麼我們能夠

在我們的第二個人生中自由生活。

 

我們學習新的語言

但需要第二個人生

去練習。

 

我們寫詩然後去世,

而我們需要第二個人生

去得知批評家的評語。

 

我們在所有地方

東奔西跑

然後需要在第二個人生

停下來拍照。

 

痛苦需要時間

我們需要第二個人生

去學習如何

沒有痛苦地生活。

 

1: Simon,耶穌12門徙之一。

 

A Second Life   

Dunya MikhIl

translated from the Arabic by Kareem James

 

After this life

we’ll need a second life

to apply what we learned

in the first.

 

We make one mistake

after another

and need a second life

to forget.

 

We hum endlessly

as we wait for the departed:

we need a second life

for the whole song.

 

We go to war

and do everything Simon says:

we need a second life

for love alone.

 

We need time

to serve out our prison terms

so we can live free

in our second life.

 

We learn a new language

but need a second life

to practice it.

 

We write poetry and pass away,

and need a second life

to know the critics’ opinions.

 

We rush around

all over the place

and need a second life

to stop and take pictures.

 

Suffering takes time:

we need a second life

to learn to live

without pain.

  

Dunya Mikhail, The Iraqi Nights, translated from the Arabic by Kareem James Abu-Zeid (New York, USA: New Directions Books), p43- 44.

 

 



近期文章

熱門文章

文章彙整

    « 五月 2014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新聞交換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