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英傑詩世界/銅鑰Blog

新裝修

Posted by poetyip on 11 八月, 2007 21:12

Category自言自語/記事 | PrintPrint View

是的,當你們看見這篇文章,亦即是你們已經到達我新裝修的網站。這個網站是用上了blog的形式。用blog的形式主要是方便我。因為以後我可以隨時上網更新,不像以前要用網頁軟件寫網頁。亦因為這樣的原因,以後網站更新不會是隔幾個月才一次。當一首詩我覺得可以了。又想立刻發表的話,我就會立即貼上來。

除了詩之外,我也會加強「blog」的原素。以往都有「自說自話」的欄目,但都是說更新時的感想,而且不會累積。以後的「自說自話」欄目,就會成為我記事的地方。當然,我的記事不會是日記。因為我很久很久以前已經對自己說過,我不會再寫日記。所以,「自說自話」欄目說的感受,只會是感受,不會有名字。所以如果各位看到內裡有些東西說的像是自己,不要問我說的是不是你,我的答案是:「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這次有三首詩更新了,請各位到「詩選(新作)」那裡看吧。三首都是我的「集體回憶」。三越是我做過4個月的暑期工的地方,所以三越對我來說不單是逛街的地方,我生活中某些部份,永遠屬於它。

另外兩首是我5月份去日本仙台兩天,與數位友人聽Mr.Children的演唱會之後寫的。各位見不見到我blog頂的image?那是我在仙台拍攝的。這一段時間我都會用這一個做我的「blog頭」。認識我而本身不是mc迷的友人會說我是不是癲了?因為他們印象中的我是一個「守財奴」,也沒可能想像到我像其他人一樣在舞台下又叫又跳。我要說的是,mc對我影響太大了。他影響我的詩,甚至影響我的生活。「一生人要聽自己喜愛的樂隊的演唱會起碼一次」,這是我說的。

Mr.Children在日本紅了差不多15年,現在在日本仍然是銷量保證。但願我的詩也一樣,可以繼續保持水準。

詩選(新作)

2007年.5月.仙台

Posted by poetyip on 11 八月, 2007 21:07

Category詩選(新作) | PrintPrint View

2007年.5月.仙台  葉英傑  詩號:1130b
我們會如何回想那次經歷
我們會記起哪首歌,哪一段對話?
為了聽到那些歌,我讓耳朵
經歷高空低氣壓帶來的疼痛;
飛機上並不舒適的座椅,我會記起。
友人都安心地睡了
一直看著他們
我無法像他們一樣陷入那空間。
旅程中,其中一友人用攝錄機
記下一切。我有時會拍照,更多的時候
我袖手旁觀。有一次,有友人拍下了
我還沒有按快門的瞬間
我的手指永遠沒有按下;
我還記得,飛機場裡
我與日本海關對話,用英語,大家的
第二語言。他努力在我包袱中搜索,努力詢問
我存在於這裡的理由
真的是為了那些歌?
一路上,閱讀夾雜在片假名間的漢字
有哪些的意思我會猜對
我或許會記起酒店的寧靜,睡了
沒有什麼會讓我醒來
我沒有把時間調校成日本時間
每次我看時間的時候
我都努力讓自己相信
我能夠無視時間的跳躍。
        2007年7月14日成
        2007年10月1日改

註1:07年5月19至20日,與數名友人往日本仙台看Mr.Children的演唱會。
註2:Mr.Children有一首歌歌名是《1999年、夏、沖繩》,此詩題目
從那首歌的題目變出來。 

 

其他新作品 其他舊作

飛行

Posted by poetyip on 11 八月, 2007 21:05

Category詩選(新作) | PrintPrint View

    飛行    葉英傑    詩號:1127b
你的拂曉在我是黑夜
飛機起飛的一剎那,時間重組
拉近,又拉遠。

愈接近你,我披上愈多的厚衣

我沒有感到變輕;

繫緊安全帶的指示燈一直亮起
被扣在位子上
我無法把雙腿放置得舒適
它們屈曲著,有時
嘗試伸直,伸到
別人座椅底下的空間
碰上什麼然後又慌張地屈回來。

引擎的隆隆聲不斷擠著我耳朵
空中小姐遞來耳筒,我拒絕了;
那是充滿壓迫感的寧靜。

那轟鳴能夠讓我保持清醒。
          2007年5月22日至25日
          2007年7月16至21日改

          記5月19日至20日日本仙台之旅

其他新作品 其他舊作

三越

Posted by poetyip on 11 八月, 2007 21:02

Category詩選(新作) | PrintPrint View

    三越    葉英傑    詩號:1126d
玩具部不在它原來的位置
我遷居之後,已經很少再回來;
上次到那裡探望的時候
大部份同事仍在,有一些
退休了。他們都仍然記得
我是誰。我是那暑期工,幾乎
上不了中六的。
仍然記得那些日子:我來回踱步
店裡四周張望
在顧客和店長不為意的時候
偷偷玩世嘉,或超級任天堂。
他們一部一部離開店面。我拐彎
才找到部門的新位置。地點
更接近大堂。店面的陳設
依舊擁擠,一層,疊著一層。
起初,我一直在遠遠的外圍
瀏覽;沒有走進去,沒有
攪動什麼。我想讓畫面
保持原狀。
直到那張臉走出來。
林先生,店長。
他仍然在那裡堆疊玩具
那些不久之後就會被小孩拆開
胡亂擺放的玩具。
阿清呢?收銀機旁邊的位子
找不到她。那一個暑假
她挺著大肚子
始終沒有離開那角落。
司徒退休了。他原來
看守的櫃位,顯得有點凌亂。
電動玩具車在那裡,還沒有泊好
也沒有辦法開走。
我詢問玩具店的新地點,店長
含糊地比劃著;
忽然有孩子走過,疊好的玩具
又攪亂了。
玩具掉到地上,發出聲響
打斷了我和店長的談話;
店長把玩具拾起
想把它放回貨架
他抓著玩具的手,就這樣在空中懸著
不知道應該放到哪兒。
          2006年9月19日至21日
          2007年5月29日改
作者註:香港三越位於銅鑼灣興利中心地庫,於1981年8月26日開幕。由於三越所在的興利中心在2007年進行重建,三越於2006年9月17日暫時結業。據說會物色合適舖位重開。我曾經在中五及中七暑假,在那裡的玩具部當暑期工。

其他新作品 其他舊作

 

帕布精神

Posted by poetyip on 11 八月, 2007 00:01

Category自言自語/記事 | PrintPrint View

某些東西離開,消散,又回來。這就是颱風帕布了。有很大啟示對不對?它告訴我總有一些東西不會循預定的軌跡走。你叫意料之外也好,叫天意也好。你不知道它下一次會循預定的軌跡抑或循意料之外的軌道走,你知道的就是要記著帶傘子。

其實你不管天晴或下兩你都有一把傘子在身,只是有時你忘了拿出來。 

 

結束的開始

Posted by poetyip on 05 八月, 2007 01:18

Category自言自語/記事 | PrintPrint View

8月5日。應該是我一生人最多事發生的一天吧。很夢幻,不過又太短暫了。唯一可以安慰的是,及時寫好一首詩。「及時」的意思是,再遲幾分鐘寫完的話,我就已經沒有完成那一首詩的心情。詩的日子定格在8月5日,寫的是8月5日前半的心情,後半的心情,看來只有由那堆日子的數字承受。完結就是完結,只是我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完結。是的,有一些東西還沒有開始就完結了。當然,這不是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吧。我不想太灰心,不過我看還是算了。過了這麼多年,很多事情發生了又發生,但我仍然在原來的位置。沒有前進,甚至發現自己仍然在起點。

«上一篇   1 2 3 ...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下一篇»


近期文章

熱門文章

文章彙整

    « 八月 2019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新聞交換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