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英傑詩世界/銅鑰Blog

阿媽跌親

Posted by poetyip on 31 八月, 2007 11:27

Category自言自語/記事 | PrintPrint View

阿媽昨晚在廚房,站在椅上拿東西,結果掉下來了(那椅子我提過是不安全的,家中也有其他椅子,我也不明白為什麼她一定要用這一張...)。起初她連站起來都沒能力,立即就打999了(我竟然清醒得帶多一本偵探小說,因為幾年前,我藥物敏感入廠,阿媽都等了整晚)。

起初真的很擔心,這事真的可大可小。幸好在急症室醫生看過後,又休息了兩句鐘,阿媽又沒事了。看到她手腳都能動。又行得(當然要像平常那樣走,要多等數天),就放心了。今天特意請一日假,現在看來不請也沒問題,不過我樂得有多一個放假的理由。

至於偵探小說,在那裡看是看了幾版,不過書說過什麼,完全不能入腦。

耶胡達.阿米亥的詩

Posted by poetyip on 21 八月, 2007 23:03

Category翻譯詩介紹及我的劣譯 | PrintPrint View

以色列的歷程:他性即是一切,他性即是愛 (選一節,選自耶胡達.阿米亥詩集《開.閉.開》,黃福海譯,2007年上海譯文出版社出版)

我記得數學課本裡有一道題目,
說一輛火車從甲地出發,另一輛
從乙地出發。它們會在何時相遇?
從來沒有人問它們相遇時會發生什麼:
它們會停下,擦肩而過,還是相撞?
沒有一道題目說,從甲地出發的男人
和從乙地出發的女人,他們何時相遇?
他們會不會相遇?相遇多久?
至於那數學課本:現在我已經讀到了
最後一頁,那裡有標準答案。
當時是禁止看的。
現在允許了。現在,我核對
我原來做對和做錯的地方,也知道了
我原來做得好和做得不好的地方。阿門。

有人問我這本書在哪買的?其實我是在網上書店買的。香港有沒有得賣呢?我真的不知道了。下面的連結可以去買這本書。這個網站是大陸網站,我常在那裡買書,很可靠。
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9314992

三天以來第二次

Posted by poetyip on 19 八月, 2007 20:38

Category自言自語/記事 | PrintPrint View

今天又去了一個詩會,詩會的內容並不緊要,見過什麼人也不太緊要,最特別的是又聽到有人說會常常留意我的網站。我第一時間的感覺就是:「如果我的作品可以寫得更好就好了。」當然,有人看過自己的網站其實其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只是我每次得知,我都感到對我是一種鼓勵,讓我知道我一直在做的事情都是有意義的。有人留意到我最近一段日子新作不多。我說出來的原因是我過去的兩年都忙於讀part-time degree。太忙了。這個原因不錯,可不是全部的原因。這一段日子我想懷疑自己一直做的事究竟是有沒有意義。正所謂「詩人不幸詩家幸」,我的詩基本上是建基於我的經歷。老實說,如果生活寫意,我可寫不出任何東西。有時我會希望,如果我不寫詩,我的生活過得更好的話,我寧願不寫。當然這論點是錯的,事實剛剛相反。只是我在不開心的時候常常會這樣想。而且寫了和沒寫都沒有分別。有時會想到,有一天自己不再發表了,可能根本沒有人會發現。

不過,這兩天收到的訊息告訴我,我的負面思想全錯了。是會有人在身邊、或背後。就算不是,起碼也是觀眾。有觀眾,代表我不是一個stand alone的個體。

開心D啦,英傑。

 

他們的2007年

Posted by poetyip on 18 八月, 2007 15:56

Category自言自語/記事 | PrintPrint View

昨天和一班中學生開詩會。對,中學生,是朋友的學生。幸好我仍然能夠和他們「有話說」,雖然只能夠在詩、他們的學業或大埔有話說。不過這起碼證明了,不一定要背景一樣或年齡一樣才有話說的……

有時很羨慕他們,因為他們能夠找到一班志同道合的朋友大家一起研究詩。我想起我讀中學的時候,我只是一個人寫詩,而且好似要出盡力抵抗世界(總有一些人對你寫的東西不以為然)。找到一班互相了解的朋友是很難的。但願他們的友誼會長久一點,不會因為一些其實很「芝麻綠豆」的事大家翻桌……

 

至於我,只要他們在很多很多年之後,仍然記得有這麼一個我,已經夠了。

 

又,我的blog竟然有人回應,真的太高興了!原來我的網站是真的有人看的。

 

新裝修

Posted by poetyip on 11 八月, 2007 21:12

Category自言自語/記事 | PrintPrint View

是的,當你們看見這篇文章,亦即是你們已經到達我新裝修的網站。這個網站是用上了blog的形式。用blog的形式主要是方便我。因為以後我可以隨時上網更新,不像以前要用網頁軟件寫網頁。亦因為這樣的原因,以後網站更新不會是隔幾個月才一次。當一首詩我覺得可以了。又想立刻發表的話,我就會立即貼上來。

除了詩之外,我也會加強「blog」的原素。以往都有「自說自話」的欄目,但都是說更新時的感想,而且不會累積。以後的「自說自話」欄目,就會成為我記事的地方。當然,我的記事不會是日記。因為我很久很久以前已經對自己說過,我不會再寫日記。所以,「自說自話」欄目說的感受,只會是感受,不會有名字。所以如果各位看到內裡有些東西說的像是自己,不要問我說的是不是你,我的答案是:「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這次有三首詩更新了,請各位到「詩選(新作)」那裡看吧。三首都是我的「集體回憶」。三越是我做過4個月的暑期工的地方,所以三越對我來說不單是逛街的地方,我生活中某些部份,永遠屬於它。

另外兩首是我5月份去日本仙台兩天,與數位友人聽Mr.Children的演唱會之後寫的。各位見不見到我blog頂的image?那是我在仙台拍攝的。這一段時間我都會用這一個做我的「blog頭」。認識我而本身不是mc迷的友人會說我是不是癲了?因為他們印象中的我是一個「守財奴」,也沒可能想像到我像其他人一樣在舞台下又叫又跳。我要說的是,mc對我影響太大了。他影響我的詩,甚至影響我的生活。「一生人要聽自己喜愛的樂隊的演唱會起碼一次」,這是我說的。

Mr.Children在日本紅了差不多15年,現在在日本仍然是銷量保證。但願我的詩也一樣,可以繼續保持水準。

詩選(新作)

2007年.5月.仙台

Posted by poetyip on 11 八月, 2007 21:07

Category詩選(新作) | PrintPrint View

2007年.5月.仙台  葉英傑  詩號:1130b
我們會如何回想那次經歷
我們會記起哪首歌,哪一段對話?
為了聽到那些歌,我讓耳朵
經歷高空低氣壓帶來的疼痛;
飛機上並不舒適的座椅,我會記起。
友人都安心地睡了
一直看著他們
我無法像他們一樣陷入那空間。
旅程中,其中一友人用攝錄機
記下一切。我有時會拍照,更多的時候
我袖手旁觀。有一次,有友人拍下了
我還沒有按快門的瞬間
我的手指永遠沒有按下;
我還記得,飛機場裡
我與日本海關對話,用英語,大家的
第二語言。他努力在我包袱中搜索,努力詢問
我存在於這裡的理由
真的是為了那些歌?
一路上,閱讀夾雜在片假名間的漢字
有哪些的意思我會猜對
我或許會記起酒店的寧靜,睡了
沒有什麼會讓我醒來
我沒有把時間調校成日本時間
每次我看時間的時候
我都努力讓自己相信
我能夠無視時間的跳躍。
        2007年7月14日成
        2007年10月1日改

註1:07年5月19至20日,與數名友人往日本仙台看Mr.Children的演唱會。
註2:Mr.Children有一首歌歌名是《1999年、夏、沖繩》,此詩題目
從那首歌的題目變出來。 

 

其他新作品 其他舊作



近期文章

熱門文章

文章彙整

    « 二月 2020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新聞交換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