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英傑詩世界/銅鑰Blog | 1206室的故事(小說)

1206室的故事(小說)

Posted by poetyip on 04 八月, 2007 23:20

Category小說/散文 | PrintPrint View

       一.
  當我那一天晚上回家的時候,我在地下就看到有警察和救護員。但我當時沒有感到有什麼特別,因為這年頭死的人不少。只是當我乘搭升降機,到達十二樓,看到警察帶著口罩,守在1206室的門外,而一陣濃烈的氣味從1206室傳出,那就是另一會事了;不幸中的大幸是,我住的是1208室,在走廊的另一頭。住在1205室的可慘了,就剛好在1206室的旁邊。我不能想像住在1205室的人那一晚怎樣過。

  十二樓的走廊之後整整臭了兩天,漂白水的氣味,再加上那種濃烈的氣味,實在使人難受。現在雖然已經過了很多天,但每次我回到十二樓,我總感到那氣味揮不去,依然充斥整個十二樓。每次我回到十二樓,我總是閉氣,用最快的速度進屋,盡量不讓那氣味進入家裡。可能,這氣味將永遠揮不去,一直留在這一層樓的走廊?這氣味可能只會變淡,但不會消失,直到下一次,這一層樓又有人死了,那氣味又再一次濃烈起來。現在每次我回到家,我都會感到那氣味已經附在我身上。

  我常常在想,那一天晚上,警察和救護員究竟是怎樣把屍體弄走呢?我們大廈每一層的走廊都是九曲十三彎的,要把屍體抬到升降機口可要有一番本事。如何將屍體塞進升降機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呢?抑或要走樓梯從十二樓走到地下?不過,對於仵工來說,他們搬運過無數屍體,這應該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吧?

  1206室裡發生的事,是我第二天才從管理員口中得知的。管理員替死者的兒子破門入屋的時候,第一時間就看到死者。他就坐在沙發上,身體已經開始發脹,圓滾滾的,像皮球。死者的兒子在公司開了數晚通宵,回家就發現大門反鎖了。管理員說的時候,繪影繪聲,就像說著一次冒險歷程。我相信,這故事,他將會一次又一次,向他的兒子,或孫子提起。
       二.
  當大廈管理員用工具替我弄開家中的大門時,我就看到你那樣坐在沙發上,死了。

  這樣死法實在太恐怖了,我常常聽到你說,總有一天,你會像你婆婆一樣的死,我一直沒有意會到你的意思。那時我還在上小學。我記得,那一天我回家,就發現婆婆不見了,你對我說,她已經上了天堂。

  只是,要這樣子死,然後才上天堂,實在是太慘了。

  死還帶來更多煩惱的事。其實,主要的問題都是金錢的問題。可能你不知道,那一次之後,我給了一封利是給管理員。然後我又找裝修公司重新做一道門,再找人上來弄走那一張沙發,然後我又要到傢具店訂做一張新的。還要在殯儀館裡辦喪事,搞那些不知名堂的儀式。最後還有四處張羅安放骨灰的位置;這年頭,死了也不是一了百了,還可能會「死無葬身之地」。我幾經辛苦才找到骨灰龕擺放你。

  如果你一早聽我說,願意買保險就好了,這樣的話那些煩惱事就好辦多了。我真不明白,你常常將死掛在嘴邊,卻老大不願意買保險,每一次都說我是不肖子。

        三.
  當大廈管理員用工具替你弄開家中的大門時,你就看到我那樣坐在沙發上,死了。

  如果我這樣子死法把你嚇著的話,那麼我只能對你說抱歉。其實,我這樣子死法,就和當年你婆婆的死法一樣。我仍記得那一天,我從早上開始打電話,一直打到黃昏,家中依然沒有人接聽,我已經感到不妙;到我下班後匆匆回家,我同樣要找管理員破開反鎖的大門,我同樣發現你婆婆就那樣坐在沙發上,死了。獨個兒死去。
  
  很多人死的時候都是獨個兒死的,孤伶伶地死,無聲無息地死。很少人會像梅艷芳或羅文的死法,死的時候有眾多明星在他們身旁。更多人就像你公公的死法,在某一個夜晚在醫院死去,死後要很久很久才有護士發現。又或者像你婆婆的死法,死的時候甚至沒有想到自己要死了。

  你可能會奇怪為什麼我的死法和你婆婆的死法一樣。其實自你婆婆死後,她死在沙發上的樣子,在我心內永遠磨不掉。這可能是一種宿命;當我發現我和你婆婆有同樣的心臟病,我就知道,我會和你婆婆以同一種方式死,一種突然的,無法預先準備的死。

2004年6月9日至10日  
2007年8月1日改 
  

資訊與連結

歡迎回應或看他人的回應,更歡迎各位連結到這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