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英傑詩世界/銅鑰Blog | 一門四傑——我第4本詩集出版了!(附新書自序)

一門四傑——我第4本詩集出版了!(附新書自序)

Posted by poetyip on 27 七月, 2014 15:04

Category詩集 | PrintPrint View

我第4本詩集出版了!這是一本詩+攝影集。這本書是有主題的,主題是「家」。以往出的詩集,很多朋友都習慣地問詩集的主題是什麼。殊不知詩集和小說不同,書中如果有50首詩,那分分鐘有50個主題……之前都要費一番唇舌解釋。所以,很高興這一次可以答得這麼直接。

出了第4本書,這是我第一本可以在商務見到的。小時候住銅鑼灣,基本上銅鑼灣商務的詩集都是我買的。初寫詩的時候,很期望終有一天會在期中找到自己的作品。很高興這一次石磬出版社的幫忙,這一次有正式的發行,使我的希望變成事實。

這一次詩集會在三聯、商務、中華及序言等有售。另,8月10日在序言書室(西洋菜南街68號7字樓)有我的新書發佈會。希望見到各位。

這裡是新書發佈會的詳情



想找到最最舒適的坐姿——《尋找最舒適的坐姿》自序(葉英傑/銅鑰)

  當我構思這一篇序的時候,我最頭痛的是我應該用什麼身份寫呢?用寫詩時的身份來寫,還是非寫詩時(這一次,是攝影)的身份寫呢?最後,我決定同時用兩個身份寫這一篇序。

  其實,之前出版第三本書《背景音樂》時,我已經在構思這本書。《背景音樂》有幾首詩我太喜歡了,我甚至覺得應該要圍繞那幾首詩發展另一本書出來。現在這本書出來了,這一次真的是「高度整合」,整本書都環繞一個概念,就是我一向以來尋找的東西,也許是很多人窮一生之力,希望找到的東西。有些人很輕易就有,有些人仍在找,或已有了但有缺憾。

  當我不方便寫詩的時候,我唯有拍攝。

  大多數時候我都是在家裡寫詩。在街上遇到觸動的事,很多時我只能在心中記下,然後期望當我有機會坐在電腦旁的時候(唔,現在開始變成是,有機會把Ipad Mini拿出來時),那種激情仍未散去。有一次下班,乘巴士回家,巴士在城門隧道因交通擠塞停下來了,看到對面行車線停下來的車閃著的車尾燈,和在巴士玻璃上反光的,前座乘客的背影,我禁不住就用電話拍了一張照片。之後隔了一陣子,完成了《和宜合道》這一首詩。這一次拍攝的動作,彷彿拉開了我裡面另一道門,我忽然很留意四周有什麼可以拍下來,然後可以成詩的……再來是卷一的那一對龍舟……如果那些照片沒機會和我的詩拼在一起的話,實在太可惜了。所以我興起了出版這本詩+照片的作品集的念頭。這次可以算是將兩個我合二為一。一個是躲在文字後的我,一個是在對象前掩掩映映,希望不會被攝影對象發現然後被追打的我……


  詩處理過去或現在,而攝影,永遠只能處理現在。

  這詩集中第一張照片,應該是《2007年。5月。仙台》中拍的照片。那時候我還不是太著意「攝影」這一回事(那次我更著意的是演唱會),那次短短幾天的旅程,我只拍了數張照片,而那一張是我最喜歡的;幸好我拍了那一張照片。因為這樣到我出版這一本書,決定每首詩都要配上一張自己拍的照片時,這一首詩很順利就有相關照片配合。很慶幸有拍這一張照片,因為這照片是福島地震前拍的,不知道現在仙台回復了原狀沒有,就算回復了,再去拍的話味道已不一樣。
  起碼這段旅程我有拍照。有些已經消失的人事,我又如何可以拍回來呢?例如逝去的父親、外公及外婆等,我可不能回到過去,找他們再拍一張新的照片。這時候我只有詩。

  我喜歡拍別人的背。

  都是因為仙台那一次偶然拍下的數個背脊,之後和任何人去旅行,我總喜歡找機會拍別人的背。拍背脊的好處是,你的對象不必對著鏡頭裝笑,他們只需要做回自己就是了,那些很怕上鏡的人也很悠然自得地在鏡頭後出現。背脊其實可以透露很多東西,是正面拍攝時永遠拍不來的東西。我常常幻想會有人偷偷地拍我的背,那個彎曲的,瘦瘦的背。有次央求妹妹拍了,總覺得那背脊太瘦了,但願它多長點肉,好讓它有力量背起要倚靠的人。

  就像我對我的詩的期許。

2013年9月8日

資訊與連結

歡迎回應或看他人的回應,更歡迎各位連結到這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