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英傑詩世界/銅鑰Blog | 我去工幹,不是旅遊,所以沒手信

我去工幹,不是旅遊,所以沒手信

Posted by poetyip on 19 四月, 2009 20:53

Category自言自語/記事 | PrintPrint View

標題的那一句話,是當朋友/同事知道我從北京回來,問我要手信時,我的回答。

這一次公司在北京開店子,從4月7日至14日一去七天,連復活節別人在放假的時候我都在北京。老實說未去之前我確覺得很討厭,因為在香港等著我的事務太多了(學校功課)。不過沒辦法,誰叫你做這一行呢?不過去了一星期感覺未至於太差,可能是北京的女孩都很美,帶來一點安慰吧……(hey,她們美不美,跟本不干你事……)

一連七天朝十晚九,絕對不是輕鬆的。不過那種異地情調,帶來的衝擊卻是一種得著。正如其中一天我偷了一個中午吃飯的時間,任由計程車司機帶去一個事先沒想到的地方——東嶽廟——時說的一樣,沒舍沒有得,舍得舍得,這一次工幹未必就是一件壞事。或許我會寫得出一兩首詩,也不一定。

不過四月的北京,比香港的四月熱得多了,就算天氣報告說十度,你也要有心理準備那「十度」和香港二十度的感覺差不多……

至於王府井大街和觀塘一樣,有一個apm,同一個集團開的,就不提也罷……

資訊與連結

歡迎回應或看他人的回應,更歡迎各位連結到這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