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英傑詩世界/銅鑰Blog | 八月 2009

Yannis Kondos的詩

Posted by poetyip on 08 八月, 2009 19:54

Category歌詞/他人的詩/音樂或電影... | PrintPrint View

在《希臘詩選》(漓江出版社,2008年,譯者:馬高明,樹才)裡看到一堆很好的詩,現在貼一首Yannis Kondos的出來和各位分享。

  自傳  Yannis Kondos雅尼斯.康多斯  馬高明譯

我15歲時,一天晚上
踏著娜塔莉.伍德和詹姆斯.汀的足跡
離開了影院。
我記得偌大的房間裡面
有一些小房間,像化妝室。
在其中一間,麗塔.海沃斯的眼睛
吃驚地望著我。後來的遇見
馬龍.白蘭度,他嘲笑著
我笨拙的英語,並把他的白色T恤和穿舊的黑靴子
送給了我。我和他們在一起好幾年,
我甚至還扮演了幾個小角色。到處都很冷
我對著牆壁大聲地說著希臘語,
對著樹木、對著機器。我不容許
我的母語僵化,被遺忘。
我四處旅行。我絡了兩次婚。
我沒有孩子。但卻有朋友。
我時不時地做點畫。
但主要還是吹奏中音薩克斯。
再後來,我規律的工作是
當電影臨時演員。在成千部電影裡。
我打開門,我坐著一動不動,
我追逐狗,又被刺客追逐,
我成小時地在水裡游泳,我扮演
老板的司機,還有許多替身的角色。
我經常從摩天大廈上往下跳。
並非出於絕望,我是想因此能進入
《吉尼斯世界紀錄大全》。從樓上墮落時
我頭朝下,會反看到房間裡的人們
在做著家常的事務。
我會軟軟地摔在行人道上
或掛在電線上,或掛在旗桿上
那旗桿上的旗幟在樓前嘩啦嘩啦飄揚。
他們說:那個希臘人肯定有絕活,他會飛。
一連下了幾個月的雨,我只好在破鐵棚子裡
與其他一幫流浪漢一起喝酒,
通常是一些印第安老頭兒,他們
基本的權利已經被剝奪。
有相當一段時間我在馬戲團裡幹活。
我給大象和毒蛇搓澡。
我在保險公司也做過。
我,如此絕望,飢渴,又無家可歸。
一個吻或一首詩在我一生中可以
相伴我數年。其他時候
它們會消失,猶如暗夜中的一聲槍響。
我是個移民,住在地下室,
蓄起胡子,蓄謀逃亡,
其他什麼事也不想。
現在我成了提詞的演員。
當劇場燈光暗下,我的聲音就響起,
疲憊的身軀開始工作
演出開始。

酒店房間 (又改了)

Posted by poetyip on 02 八月, 2009 12:12

Category詩選(新作) | PrintPrint View

《酒店房間》之前已經改過一遍了。不過看著看著又覺得結尾不夠好。終於現在忍不住手又改了。這一個版本暫時來說應該是最滿意的。現在我貼上這新版本,而舊的也保留,讀者可以看到我更改的思路,也可能會覺得很有趣。

只是希望將來前輩如果選中這首詩,不要選錯版本Wink

    酒店房間    葉英傑  詩號:1141a
酒店房間的鑰匙
磁卡形狀
可以放在銀包內
和信用卡及身份證堆疊一起
這是北京酒店的匙卡,是那一次
北京工幹時用的。
我看著房間的門,門鎖的外形
和我家的類似,只是鎖孔
扁扁的,沒有可以透光的小洞;
磁卡插進去
門就開了
燈就亮了
空調呼出冷風的聲音就響起。
每次走進房間,房間
都永遠新淨;床舖,被褥,亂了的
睡枕,都回到原來的位置
(就像小時候,起床
 刷過牙後,回到房間,發現
 床上所有東西
 都自動歸位)
房間內有抱枕
硬身的,一氣呵成的圓筒
中間沒有任何凹陷
睡覺的時候我要費力夾著它;
每晚回到酒店
我都
踮起腳尖
從衣櫃最頂層
把抱枕
拿下來
彷彿變成一種儀式
 
在到來的第一天開始
我都沒有拉開
落地窗簾;
每次離開房間前
我都稍稍撥開窗簾布
走前半步
讓鼻子幾乎貼著窗
窗簾布在身後壓過來
看外面
會有什麼人
以什麼樣的穿戴
經過酒店所在的小巷弄。
        2009年5月22日至5月24日
        2009年6月19日至8月2日改



近期文章

熱門文章

文章彙整

    « 八月 2009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新聞交換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