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英傑詩世界/銅鑰Blog | 元月 2014

在神戶遇上兩場婚禮

Posted by poetyip on 25 元月, 2014 21:45

Category詩選(新作) | PrintPrint View

 

    在神戶遇上兩場婚禮    葉英傑  詩號:1167b
尋找
旅遊書上說的風信雞
沿著鈄坡走上去
在每一家房子門外,伸長
脖子張望,不知道
哪家房子
我們可以參觀。

丹麥式的、荷蘭式的、奧地利式的
房子。曾經有家庭居住在那裡,他們
都離開了,現在
房子成為景點;
有些房子,仍然住著人
房子重門深鎖
我們只能匆匆地在外面走過。

這裡是北野異人館。
走出新神戶地鐵站,我和家人
摸索著到來

琴聲、歡呼聲
從一戶人家的花園傳來
比我稍高的樹叢,把花園圍住。
我只稍稍踮起腳尖,就看到
一場婚禮;他倆
都站好,聽著神父禱告
眾多親友簇擁,盼望最後那一刻到來。

我在花園外舉起相機
拍下照片
他們有否朝我微笑?

參觀過眾多房子,是時候離開了。
我們沿著鈄坡走下去
半途,我領著家人,拐彎
走向另一頭,風信雞在那裡吧
這是一條小路,兩邊房子這麼貼近;
經過一戶人家門外,有些人
在門外守著,什麼事情要發生

再走幾步,就看到
神情肅穆的巫女
領著一班人迎面走來;
一對穿上日式婚禮服的男女
在後面跟隨。他們走得拘緊,步履
緩慢,有時回頭
看會不會把身後的親友甩得太遠。

這是我今天看到的第二場婚禮
我舉起相機,拍下照片
不要開啟閃光燈,閃光會閃著他們。

找到風信雞了;我在外頭拍過照就離開。
我們沿著另一條路走下去
途中,經過一家房子,一對
外籍老夫婦,在花園裡
做著他們的園藝;
他們是否向我們點頭示好?
已遠的琴聲,這裡仍可聽到。
        2013年9月29日至10月13日成
        2013年11月12日定稿

 

THE SHOUT Simon Armitage

Posted by poetyip on 04 元月, 2014 16:00

Category翻譯詩介紹及我的劣譯 | PrintPrint View

 

譯了Simon Armitage的一首詩。其實我發現譯詩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好的減壓方法。之前看報紙,說最佳的減壓方法,就是找東西做,而那東西會霸佔你的腦袋,好讓你不會胡思亂想那些帶來壓力的事。我知道我可以寫詩,但近年已經不像小時候,可以當日記寫,那麼,翻譯似乎是一個好方案。我翻譯的時候要盡全力理解詩的意思,尋找準確的字,可不能分心。這一次選了Simon Armitage的一首詩。看起來是比較簡單的,但只是看起來。他詩的韻腳,我只能譯到一小部份,又替他「創造」了另一些韻腳,所以這次不能算是很滿意。但既然是用來減壓的,那我就暫時不鑕牛角尖了……

THE SHOUT  Simon Armitage

We went out
into the school yard together, me and the boy
whose name and face

I don’t remember. We were testing the range
of the human voice:
he had to shout for all he was worth.

I had to raise an arm
from across the divide to signal back
that the sound had carried.

He called from over the park- I lifted an arm.
Out of bounds,
he yelled from the end of the road,

from the foot of the hill
from beyond the look-out post of Fretwell’s Farm-
I lifted an arm.

He left town, went on to be twenty years dead
with a gunshot hole
in the roof of his mouth, in Western Australia.

Boy with the name and face I don’t remember,
you can stop shouting now, I can still hear you.

呼喊

Simon Armitage
銅鑰譯

我們一同
走到校園空地,我和一個男孩
他的名字與臉龐

我沒能記起。我們在測試
人聲的音域範圍:
他要盡全力呼喊。

我要從另一頭
舉起手臂,去告訴他
那聲音接收到了。

他從公園那邊呼喚——我舉起手臂
在外圍,
他從路的末端大叫,

從山腳
從弗雷特韋爾農場的「當心」指示牌外——
我舉起手臂。

他離開城鎮,活到將近廿年死於
槍擊
槍孔在他上腭裡,在澳洲西部。

我沒能記起名字與臉龐的男孩
你現在可以停止呼喊了,我仍然可以聽到你。



近期文章

熱門文章

文章彙整

    « 元月 2014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新聞交換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