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英傑詩世界/銅鑰Blog | 六月 2014

我新書的封面

Posted by poetyip on 29 六月, 2014 11:27

Category詩集 | PrintPrint View

這是我的新書的封面。應該7月出版吧。這是一本我的詩+攝影集。

出第三本書《背景音樂》時,人們都問那封面是不是自己拍的。我不無遺憾地說不是。我用錢買的。他們說那個背影自己也拍得來呀……

當時跟本沒有想像得到會有自己替自己拍封面這回事。但事實是這真的發生了。這一次有數十張自己拍的照片可以選。選的照片,要比較可以見得人的,又要比較配合書名。因為要配合書名,所以選擇變得不多了。最後選了這一張照片做封面。這張照片是配合《始》的照片,拍的就是小孩。以拍攝技巧來說,這照片是有不足的,例如左上角的剷泥車斗就沒有避開。但,我這張是LOMO Effect的照片,拍LOMO其中一要求就是不要多想。而這一張是可一不可再的一刻。地點是廣州的雲台花園。時間是農曆年。那裡有很多花,我沒拍,反而拍了這小孩子想抓住前面花朵的一刻。這一刻是短暫的,因為之後他頭上的帽子掉下來,他父母又過來攔截小孩的手。我快拍幾張,只有這一張是最理想的。其實,人生總有缺憾,就像這照片上突兀的地方,人生就有一剎那「準備抓住自己想要的花」,但有人要攔住。我就是要記錄低這麼的一瞬間。

設計師設計了很好的封面,坦白說,封底的繪畫更精彩。想知道,就下月出版後自己買來看吧!

家族紀歷(2)

Posted by poetyip on 25 六月, 2014 21:47

Category詩選(新作) | PrintPrint View

 

    家族紀歷(2)  葉英傑  詩號:1171

 

聽說,那些時候,在廣州的

姨姨和姨丈,穿上中山裝,在橋底筆直地站著

談戀愛;談的時候注意著,橋外,會不會有什麼異樣。

 

是媽媽說給我聽的吧。說的時候,媽媽

大抵正在閱讀,姨姨寄來的剪報

養生,食療或其他。

 

德語一直保守著他們

他們申請出國讀研究院,批了,之後回來,在大學裡有教職,有一家房子

送表姐出外讀德語,她回來後進德國領事館做事。

 

很多次在廣州過年,都看到他們堅持

飯前吃水果的習慣;餸菜都少鹽。做蛋糕的牛油

要從香港買,指定一款口味,那個牌子。

 

媽媽有陣子腰骨痛,姨姨勸說媽媽

到廣州來,她認識很好的老醫師,懂得推拿

他能夠摸到不對勁的倪端。

 

最近一次廣州過年,他們

沒有跟我們外出遊玩;「姨丈咳血了。過年前檢驗後回家。」

媽回港之後說。「過年後又回醫院檢查。」

 

就這樣,這一次他們就一直躲在房子裡

或許,他們想著躲開,外面

捉摸不定的天氣。

          2014年5月8日至12日

 

家族紀歷

Posted by poetyip on 01 六月, 2014 15:02

Category詩選(新作) | PrintPrint View

這首詩,以時間來說, 應該是我在7/8月出的詩集《尋找最舒適的坐姿》中最後收入的一首詩。應該算是詩集中一眾「家庭」詩中的「summary」。但同時,這首詩應該是下一本書(都是那一句,有下一本的話)的第一首。我打算以相同的詩題,續寫一批「家庭」詩。

這首《家族記歷》,其實是說一些對上一輩人影響很大的事,而他們並不知道這有多大的影響。其實想試寫六節詩,我甚至已完成了。但看上去不好,所以改寫成這個非六節詩的版本。

又,藝展局批了資助,這下子這本書我不必付那麼多吧。接下來就是書,然後,發佈會,但願有人來。

    家族紀歷    葉英傑  詩號:1169b


這一次在廣州過年,一天午後,表姐
帶我們乘船過珠江,沿著街道走。她過去
光顧過的雪糕店仍在。媽媽
嚷著要吃榴槤雪糕,那一天,天氣很熱,熱得像夏季,三舅
說這一點不像新年;去年這個時候,我們一起玩紙牌
天氣冷得我們總縮成一團,興致都沒了。

吃過雪糕,我們繼續走,想找賣糖水的店子,發現很多都沒了
結業了。我們打北京路附近走,表姐
很想找到一家賣糖水的店子。我們一起
找著。從北京路走開去。家人一路上談論著,他們小時候
在廣州的經歷,他們來港前的生活。三舅
終於發現遠處的麥當勞。那裡原本是他逃學常去的大牌檔

那些時候,媽媽
愛做些什麼?上游泳課。橫過珠江。
然後呢?都沒了。所有人都下農村。大舅呢?
打籃球。三舅開始說著。大舅每次進球後,總拿起梳子梳頭。
表弟應該開始隨身帶把梳子了。表姐說。有沒有鏡子?
看著三舅模擬大舅梳頭的姿勢,我們一起

笑著。大舅來港後,他在工餘時學著去跳舞
我想像他努力地要跟上拍子,跳著,轉著
轉的時候頭髮都亂了
只有等舞曲完了才可以梳理。
三舅小時候愛做什麼?三舅
學手風琴。

再有多一點時間,三舅就可能是樂團成員了。
我們一起想像,三舅把弄手風琴的模樣。
手風琴的樂音,演變成表弟的鋼琴聲了,三舅
有一年與表弟長談,從我們牌局完結後開始談
直到安慰的言辭都沒了,總算固定著表弟的鏡子;
他之後找到伴奏的工作。可以了。

第二天早上,三舅
找到過去一些手風琴的MP3錄音
我們一起,聽著手風琴的樂聲
在我們的空氣間徘徊
我坐得比較遠
隱隱約約只聽到斷續的餘音。

        2014年2月3日至5日。初四至初六,廣州回來後。

 



近期文章

熱門文章

文章彙整

    « 六月 2014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新聞交換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