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英傑/銅鑰詩世界

隔鄰的貓

poetyip | 31 十月, 2013 23:51

 

    隔鄰的貓    葉英傑   詩號:1166

隔鄰新搬來的人家養了一隻貓
媽那一晚說
那貓長什麼樣子
和其他普通花貓一樣,啡黃色,個子小小
那天,天氣很熱,隔鄰的大門沒閉上
隔著大門鐵閘看到牠,牠正
背轉身跑開。
妹妹也說見過牠,那一次出外
隔著牠家的鐵閘,看到牠在沙發上
準備跳躍;牠擺出跳躍的姿勢,就在這一刻
被看見了。頃刻間,牠身子
變得僵硬,牠沒有跳出去
牠放下身子
竄進地下的貓籠。
我說我那一次出外
透過沒閉上門的鐵閘
看到不遠處的貓籠
打開,牠不在;貓兜在廚房門外
空了;客廳沒有什麼動靜,只有
牆壁掛著的
逗貓棒,在風扇吹拂下
微微晃動;
終於有一次,我和家人一起出外
牠就在鐵閘另一邊守著,看著我們
拐彎走到通道上。牠伸長
脖子,頭
幾乎貼到鐵閘上,牠想確定我們
真的會走進升降機離去;
晚上我們回來,這一次
隔鄰的大門閉上
我們發出悉悉索索的聲音,打開自己的家門
我想像隔壁的牠跑到大門前
停下來,側一側耳朵
走開。
        2013年8月14日至27日

購買我的詩集《背景音樂》的電子書

購買我的詩集《背景音樂》的印刷版

 

推拿

poetyip | 17 十月, 2013 22:52

    推拿    葉英傑  詩號:1165

床上原來放睡枕的位置
有孔洞,讓我
把頭埋進去

推拿師按壓我的背
彎了。推拿師說時
我把我的背伸一伸直

有時家中照鏡,我試著
側起身子,想看清楚
我背脊彎曲的模樣

從肩胛骨開始,到頸下脊椎骨
一直按壓下去,不平衡的部位
被逐一發現:一下,又一下錐著

「要讓筋膜不把骨骼抓得太緊
讓筋膜放鬆,骨骼才可以
達到它應該的姿態。」

移動我手臂,有時收到背後
有時拉捏,有時放下,肩胛骨變換突起的形態
最底下的尾龍骨,在推擠間扭絞著
推拿師的手沿著我脊路走,中間骨節糾纏

回家,首幾晚睡覺時
每次的翻身,總感到
我的筋肌與骨胳
在互相牽扯。
        2013年8月6日至8月7日成
        2013年8月30日至9月1日定稿

已經不是十八廿二了,近年走路久了會腰骨痛。所以數個月前終於「的」起心肝去替媽媽推拿的推拿師那裡。媽媽數年前弄傷了腰,推了好一陣子都好多了,我也希望可以走久點的路而不會腰骨痛。

 

購買我的詩集《背景音樂》的電子書

購買我的詩集《背景音樂》的印刷版

 

北京

poetyip | 14 九月, 2013 11:13

 

 

    北京    葉英傑    詩號:1140b
四月初的北京
不太冷
柳絮
在空中飛來飛去,努力試著
避開我的身體。

直到公幹最後一天
從北京同事口中,我才知道
這些飄來飄去的毛絮
不是從我身上的羽絨衣
漏出來

從公司走出去
就是金魚胡同
一直走,就會走到王府井大街
我習慣在apm商場找吃的
商場的名字很親切
一樣的中空中庭,自動扶手梯從中穿插
商店四邊圍繞

我仍然記得每次在金魚胡同走
都會看到那一座,擁有
古建築瓦頂的房子,仿古的
建築外掛著草書牌匾
香港賽馬會會所。
我花了好一陣子才終於意會
牌匾上的草書
代表什麼

有一天,我偷了
兩小時的時間,坐上計程車
到天安門附近的景點古蹟走一走
到達的時候,太陽
已經準備下山。
我頂著人潮
走近天安門,抓緊
時間拍照
匆忙之間,我沒能細意探究
拍攝的角度。
        2009年4月19日成/2013年5月1日改
 

這首詩其實已經寫了好幾年,但總沒有定稿,現在因為編第四本書,所以終於完成了這首詩。這詩中說的經驗,應該是比較少有的感覺(希望真的是這麼,如果常常公幹那可不好) 。算是詩集中的一枺異色。

購買我的詩集《背景音樂》的電子書

購買我的詩集《背景音樂》的印刷版

 

 

沙灘

poetyip | 18 八月, 2013 12:42


    沙灘    葉英傑    詩號:1164


到了石澳,努力把沙灘蓆展開,在沙上攤平;
坐上去,中間的摺痕壓不住,自顧自脹起
沙子不斷從蓆的邊緣滲進來,努力把沙子掃出去,又滲進來

有孩子,就在前面不遠處,他媽媽注視下
用沙子堆成一個城堡。有眾山坡簇擁,有護城河
害怕的是飛來的沙灘排球

他們用腳劃出球場的邊界,有人站在前面,有人
守在後面,想把球控制在球場的範圍;偶爾
有人橫身飛撲,邊界就亂了,球飛開

看到岸邊有人圍在一起
等待;雙腳陷入濕濕的沙裡。是否有人可以
在浪花最接近時,最先躲開

一幅幅太陽傘插在沙上,都擠在岸邊
浪花夠不到的地方;陰影移動,沙灘椅都跟著移動
放椅子的時候,要小心沙上凸出的石頭

忽然有狗兒打陽傘前跑過,追著牠前面的主人
牠一路跑,沙子一路揚起,都緊緊黏附牠身上;
可牠跑著,偶爾停下來甩身體,黏著的沙就掉下來。
              2013年4月25至27日

 

購買我的詩集《背景音樂》的電子書

購買我的詩集《背景音樂》的印刷版

 

What the Doctor said - Raymond Carver

poetyip | 23 六月, 2013 12:52

之前買了卡佛的詩全集英文版,試譯了一篇,我知道自己的譯本只是一般,所以當譯林出版社出了他這詩集的譯本,我想也不想就買下來。之前在Facebook和鍾國強及其他詩友討論過關於對他的詩的翻譯問題。心想這一次不如就列出兩個翻譯版本讓人參考比較。

舒丹丹譯本:

醫生說的話 雷蒙德。卡佛 舒丹丹譯

 

他說看上去不太好

他說看上去很糟事實上真的很糟

他說在一邊肺上我數到了三十二個然後

我就沒再數了

我說我很高興我不想知道

比那更多的情況了

他說你信教嗎你會不會跪在

森林的小榭叢裡讓自己祈求神助

當你來到一片瀑布

水霧吹拂在你的臉和手臂上

在那些時刻你會不會停下來祈求諒解

我說還沒有但我打算從今天起開始

他說真的很遺憾他說

我真希望能有一些別的消息給你

我說阿門而他說了些別的什麼

我沒聽懂也不知道該做些什麼

我不想要他不得不又重覆一次

也不想自己不得不將它全部消化

我只是望著他

望了一分鐘他也回望我就在那時

我跳起來和這個人握手是他剛剛給了我

這個世上別的人不曾給過我的東西

出於強大的習慣我甚至還要感謝他

舒丹丹的卡佛詩全集譯作《我們所有人》可在這裡購買

附上是另一譯者小二的譯作,是之前和詩友在FB討論的。譯詩原文在此。我就不貼出來了。我個人的感覺是,舒丹丹的譯本比較像中文,讀上來順口一點。不過,我覺得最尾一行就真的不好,套用看命相的人最喜歡的說法,這是「十清一濁」……什麼是「強大的習慣」?有「薄弱的習慣」嗎?這裡小二譯成「積習難改」,肯定是順口多了。

由於有上面兩個這麼好的譯本,我自己肯定不可能比他們更好,所以這次我不獻醜了。

原文:

 What The Doctor Said   Raymond Carver


He said it doesn't look good
he said it looks bad in fact real bad
he said I counted thirty-two of them on one lung before
I quit counting them
I said I'm glad I wouldn't want to know
about any more being there than that
he said are you a religious man do you kneel down
in forest groves and let yourself ask for help
when you come to a waterfall
mist blowing against your face and arms
do you stop and ask for understanding at those moments
I said not yet but I intend to start today
he said I'm real sorry he said
I wish I had some other kind of news to give you
I said Amen and he said something else
I didn't catch and not knowing what else to do
and not wanting him to have to repeat it
and me to have to fully digest it
I just looked at him
for a minute and he looked back it was then
I jumped up and shook hands with this man who'd just given me
something no one else on earth had ever given me
I may have even thanked him habit being so strong

婚姻進行曲

poetyip | 26 五月, 2013 15:07

《婚姻進行曲》:

  很久以前,不知道從哪得知,戒指套進不同的手指上,有不同的意思。套進拇指是「追」,食指是「求」,然後再來是「訂」、「婚」、「離」。所以我這組詩就在這基礎上寫成的;但我的版本是「釀」、「拍」、「執」、「結」、「始」。

 

poetyip | 26 五月, 2013 14:55

 

         葉英傑  詩號:1131e
最初,你哭泣,你在那裡鬧別扭
雙腿亂舞;身體卻仍然在床上。
到你習慣了,學懂翻身
那道讓你穿過的門早就隱匿。
你甚至還沒有作過選擇。
然後你被拖進陌生的地方
爸媽在外面向你揮手。
你扣上名牌,但願名牌上的名字
不會太複雜。你沒有能力記住
應該記住的東西,很多年後
你才知道原來你忘了。忘卻
與生俱來。臉孔
轉了又轉。一張臉又一張臉
有些變老,有些永遠不變
有些原來是概念。
你唯有記著相關的地點;地點
接地點;再一個地點;承載著那概念。
變成概念的過程,你沒有啟動
卻發生了。有時你想放棄
臉孔又來找你。要黏住你。
到了很久以後你才知道
就是那張臉;那張臉
你可以記住了。你感到
那道隱匿的門,終於現身。
門打開。打開以後你看到蜿蜒的道路
有小人兒才剛剛開步,蹣跚地走著
相隔了
這麼久,你才能夠
觸摸那條起跑線。
        2007年8月5日
        2007年9月8至9日改
        2010年11月14日定稿

《婚姻進行曲》已經貼到最後一首了。這一首是題目是《始》,但在我開始寫的時候,已經打算這一首會是下一本詩集的最尾一首的「壓卷詩」。其實這首詩的完成是經歷了很多曲折,過程就像坐了很多遍過山車。但總算這首詩是完成了。如果以時間上來說,這首詩算是第一首這麼重視節奏,有韻腳的詩。可以說是直接使我之後寫詩時更重視詩的韻腳。

《婚姻進行曲》:

 

購買我的詩集《背景音樂》的電子書

購買我的詩集《背景音樂》的印刷版

 

poetyip | 27 四月, 2013 22:27

        葉英傑    詩號:1162
爸爸習慣了用鎖匙包,小時候
每天他下班回家,我總聽到
一段金屬與金屬間撕磨的聲音
總要好一陣子,大門
才利落的開啟。
鎖匙包總是咖啡色的,我常常想知道
他如何排列鑰匙。
媽媽呢,媽媽用的匙扣
是一個麻將牌;有時是「發」
有時是「中」。她不打麻將
只偶爾買六合彩。
當我升上中學,爸爸給我買了一個
有長長鍊子的匙扣,匙扣末端
有金屬夾子,可以夾在我褲頭。
每次放學回家,我都要踮起腳尖
把鑰匙插進匙孔,轉動;轉動的時候
要注意不要讓夾子扯掉什麼。
同學們第一次看見時總會詢問
褲袋夾著的,銀色,閃閃的東西是什麼。
妹妹不需要鑰匙;
她小時候回家,總是媽媽
拖著回來。就算是現在
一家人逛街完畢,回家總有人負責開啟大門。
也許,某一天
她會需要鑰匙,也許是
外頭一半房子的鑰匙。
我現在不再需要
用長長的鍊子,扣住鑰匙
鑰匙安穩的在我褲袋裡
在街上走的時候,我不時細聽
那些金屬刮擦的聲音是否仍在。
媽媽不再使用麻將牌匙扣;
她現在用的
是玉石匙扣,我和妹妹陪著她
在車公廟外買的。
而爸爸,他不必
用什麼鎖匙包
就能進出房子
就能進入選擇的房子。
        2013年1月24日
        2014年3月16日改

雷蒙德。卡佛的詩

poetyip | 15 四月, 2013 22:26

上個月買了雷蒙德。卡佛的《火》,對他的詩驚為天人,所以立刻到amazon.com買了他的詩選集。二手的。各位可能覺得有趣,通常人應該對他的小說驚為天人,我卻喜歡他的詩(小說應該會找來看,但相對來說比較容易找,不急)。書上星期到手,我決定隨意翻開一頁,看到哪首詩,就把它譯出來。下面就是我隨意翻開的那首詩。幸好,他的英文不是超級深奧,也幸好這首詩(或他的詩風)很對我胃口。當然,我的翻譯,肯定仍有進步的空間。

把你自己鎖在外頭,然後試著回到裡面  雷蒙德。卡佛
                    銅鑰譯
你單純地外出和關上門
沒有細想。當你回頭
看你所做的事
已經太遲。如果這聽上去
就像人生的話,好的。

這是下雨天,有鑰匙的鄰居
出外。我試了又試
下層的窗。盯著
內裡的沙發,盆栽,桌子
椅子,和立體聲組合。
我的咖啡杯和煙灰缸在那玻璃面的桌上
等著我,我的心
飛向他們。我說:「你好,朋友們。
或一些類似的話。畢竟,
這已不算太壞。
更壞的事情已經發生。這
甚至顯得有趣。我找到梯子。
拿著它然後將它挨著房子
接著在雨中爬上陽台,
讓自己跨過欄杆
試一試那道門。是鎖上了
當然。但我探視剛好沒有變化的
我的書桌,一些紙張,和我的椅子。
這扇窗是當我我坐在桌旁
抬起頭向外張望
那桌子的另一面。
這裡不像下層,我想。
這是別的東西。

它是可像那樣探視的東西,無形的,
從陽台上。在那裡,裡面,不在那裡。
我覺得我甚至不能談到它。
我把臉貼近玻璃
想像我在裡面,
坐在桌旁,偶爾
從我工作中抬起頭
想著其他的地方
和其他的時刻
我愛過的人。

在雨中我站在那裡有一分鐘。
想到我是最幸運的人。
就算有一波哀思掠過我
就算我對我做成的傷害
強烈地感到羞愧
我擊碎那美麗的窗
回到裡面。

Locking Yourself Out, Then Trying to Get Back In    Raymond Carver

You simply go out and shut the door
without thinking. And when you look back
at what you’ve done
it’s too late. If this sounds
like the story of a life, okay.

It was raining. The neighbors who had
a key were away. I tried and tried
the lower windows. Stared
inside at the sofa, plants, the table
and chairs, the stereo set-up.
My coffee cup and ashtray waited for me
on the glass-topped table, and my heart
went out to them. I said, Hello, friends,
or something like that. After all,
this wasn’t so bad.
Worse things had happened. This
was even a little funny. I found the ladder.
Took that and leaned it against the house.
Then climbed in the rain to the deck,
swung myself over the railing
and tried the door. Which was locked,
of course. But I looked in just the same
at my desk. Some papers, and my chair.
This was the window on the other side
of the desk where I’d raise my eyes
and stare out when I sat at that desk.
This is not like downstairs, I thought.
This is something else.

And it was something to look in like that, unseen,
from the deck. To be there, inside, and not be there.
I don’t even think I can talk about it.
I brought my face close to the glass
and imagined myself inside,
sitting at the desk. Looking up
from my work now and again.
Thinking about some other place
and some other time.
The people I had loved then.

I stood there for a minute in the rain.
Considering myself to be the luckiest of men.
Even though a ware of grief passed through me.
Even though I felt violently ashamed
of the injury I’d done back then.
I bashed that beautiful window.
And stepped back in.

 

酒店房間(2013年修改版)

poetyip | 07 四月, 2013 22:52

     酒店房間    葉英傑  詩號:1141b
酒店房間的鑰匙
磁卡形狀
可以放在銀包內
和信用卡及身份證堆疊一起
這是北京酒店的匙卡,是那一次
北京工幹時用的。
我看著房間的門,門鎖的外形
和我家的類似,只是門鎖
沒有屬於鑰匙的位置;
磁卡插進去
門就開了
燈就亮了
空調翻動空氣的聲音就響起。
每次走進房間,房間
都永遠新淨;床舖,被褥,亂了的
睡枕,都回到原來的位置
(就像小時候,起床
 刷過牙後,回到房間,發現
 床上所有東西
 都自動歸位)

房間內有抱枕
硬身的,一氣呵成的圓筒
中間沒有任何凹陷
睡覺的時候我要費力夾著它;
每晚回到酒店
我都
踮起腳尖
從衣櫃最頂層
把抱枕
拿下來
彷彿變成一種儀式
 
我常常下意識地走到窗前
撥開窗簾,看窗外的風景;
窗外面都是小巷弄
轉角處的小食店,會不會
也有狗兒在那裡守望?

偶爾
有人路經
他們的穿戴告訴我
房間裡有的是
和外面不一樣的天氣。
        2009年5月22日至5月24日成
        2013年3月26至29日四改

這首詩幾年前已貼了出來。但最近因為為了第4本書,重看了之前的詩,很多舊作都改了,而這一首更是大改。看上去比之前的版本好,八卦者就自己在找過去的版本比較吧!

 

晾衣

poetyip | 24 三月, 2013 22:02

 

    晾衣  葉英傑    詩號:1161
那次搬家,媽媽
常常惦記的是
不要忘了那些
晒衣裳竹。

媽媽打開窗戶,像撐竿跳運動員般
把竹竿稍稍舉高,伸出
向右轉,讓竹竿末端
穿進窗外,外牆另一頭伸出的鐵架
上面其中一個鐵圈裡
「鏗」的一聲發出;接著
到這一邊
也發出「鏗」的一聲。
可以透一口氣了——

把衣物
逐一
套入
晒衣裳竹
攤開。

對面樓的花貓
在窗前散步,尾巴
向上翹起,尾尖向前微彎
但願牠
不會分心。
地下車房的狗
吠了起來
牠是不是發出警告

整個下午
我伏在窗邊的床上,看陽光
在我床上,被一格格方框圍住
起初,方框是一個個
扁扁的平衡四邊形
有一陣子,會短暫撐成
應該的正方,輕撫
會感到燙手。

到了應該把衣衫收回來的時候
衣衫一整天在外面煎熬
都散架了

媽媽把他們撫平,再摺疊好。
        2013年1月19日至1月22日

 

夜遊珠江

poetyip | 04 三月, 2013 23:10

 

    夜遊珠江    葉英傑    詩號:1163a
那一次農曆年到廣州,晚上
表姐帶我們乘坐遊覽船,遊覽珠江。
媽媽怕冷,開船後
她就留在船艙,隔著玻璃窗看風景
表弟如常拿著照相機一路拍
一路拍,鏡頭
不斷伸出又縮入。
妹妹和我們一起走到船頭,也跟著
拍照,哪兒有燈光,就把相機
移到那裡。表姐從船艙的另一側
走到船頭看風景,她有時會伸手撥正
被風搞亂的頭髮。

在船頭拍得悶了
我會走到船尾,那裡
風較小,有那麼一瞬間
我拍下船尾的浪花。

遊覽船沿著珠江航行
途中路經很多座橋。橋的兩邊
都掛滿燈飾。燈飾的光
照到海面,遠看就像彩虹橫貫
我們都努力拍攝。

要花好一會時間,遊覽船
才走到橋下。大家都爭取
拍下最清晰的一張,但願遊覽船
不要晃動得太厲害;
穿過橋的時候,我總禁不住
要去注意,是什麼樣的水泥橋墩
支撐起橋,讓大串燈飾可以掛上。
有些是粗粗的圓柱,髹上
簇新的白色;有些橋墩不太顯眼
靜靜伸出水面,海水打著
在橋墩底部留下不斷變形的痕跡。

越過橋,有些人
走到船尾追拍
我們留在這裡
看岸邊的燈飾;
表姐指著其中一幢
頂部有大片綠色燈飾的大廈說:
「那是我的家。」
「每晚,當我回家,需要確認時
抬頭,我總能看到。」
        2013年2月17日至21日

一如往年,農曆年在廣州過年了。很高興又有題材給我寫。我下一本書看上去會有很多「廣州經驗」,不過,我那些廣州詩「志不在廣州」,坦白說地點換成第二處也無不可。但第二個地點卻沒有這些詩中的情懷。

上面那一張照片,不是圖畫來的。是我真的在珠江拍的。我特意不拍攝那「發光的橋」,一方面我不是專業攝影師,不懂得拍一些很特別的夜景。。二來我沒有那些「長到鏡頭隊到別人心口」的相機,船一直在搖,我的IPHONE和CANON無論如何都不夠快。這樣拍比較可以避重就輕,就算船很搖,頂多我可以騙人說浪很大,不會被人看見有重影的建築……

唯一要一提的是,這張照片我用軟件剪去了下半部。因為下半部不好看。出書的時候,也應該用這一版本的照片吧?希望這不算犯規……

安平古堡

poetyip | 13 元月, 2013 21:25

     安平古堡    葉英傑  詩號:1153
古堡的外圍,那些
被修飾過的矮樹上
沒有枝椏
從剪定的範圍伸出來。

多少人,多少人站在
矮樹旁邊豎起的石碑
眼光瞥向石碑上,刻上的
古堡的名字,回家後
指著照片上倒裝了的詞
對人說:我撫摸過。

我繞過那些矮樹,在轉角處
看見一列列炮台橫臥
人們隨意挨著它們,或在炮口前
掩掩映映。

更舊的,明清時期的城堡
只剩下城牆;
它把打理過的老榕樹套上
繫好
在遊人面前站定

      2011年10月29至30日成
      2013年1月13日改

註:安平古堡,位於台南。前身最早由荷蘭人建於1624年。後來鄭成功驅逐荷蘭人,3 代駐居此城;1683年清軍入台後,城堡重要性日減,城堡改為軍裝局。後來城中軍火庫因受英國軍艦襲擊爆炸,再加上日治時日本人將原城垣剷平,改建成紅磚平台與日式海關宿舍,荷蘭時期的建築不復存在,而明清時期的建築亦僅餘幾段斷垣殘壁。9月底去台灣旅行,安平古堡是我的第一站,是為記。

 

2013年註:這首詩雖然寫好了,發表了,甚至11年已在WEB上貼出來,可是一直都覺得不滿意。因為開始計劃第4本書,我希望結集的作品會是最好的。終於將這首詩改成這個樣子,看上去比較滿意了。

 

 

 

購買我的詩集《背景音樂》的電子書

購買我的詩集《背景音樂》的印刷版

 

poetyip | 06 元月, 2013 22:14

 

         葉英傑    詩號:1160a
第一次走進房間時,窗簾仍拉上,微弱的光
從邊緣滲進來。房間裡仍然是清晨,正午
在窗簾外蘊釀。

和妹妹男友住在二樓,妹妹和媽媽
住民宿的下一層,民宿
和香港這裡的景點一樣,也叫星光大道
司機從高雄機場
載我們到這裡,屏東
某一條小巷,每天觀光回來
我們都要花時間認路。

房間間隔很薄,聽到樓下的動靜;
電視機扭開,絮語說到一半
浴室花灑就開啟,水流匆匆而過。

下一天我們外出觀光
打開房間的門,門外有樓梯
通往上一層。清晨的光芒
從樓梯盡頭那房間
沒閉上的門透出來
我們決定沿著窄窄的梯級走上去

偌大的粉色雙人床,睡枕
在最完滿的狀態
窗簾拉開,繫好
清晨的光,透過落地窗進來,落到房間盡頭
按摩浴池的位置
有沒有池水
讓光線在其中蕩漾?

我們
退回下一層。
        2012年9月27日至10月12日成
        2013年1月6日改

《婚姻進行曲》這組詩已經來到第4首,而這一首是應該要第一首看的,全組詩共5首,其實,未發表的第5首是第1首完成的,亦是最好的那一首。但最好的應該留到最後。

因為《結》一詩的標題是單字,所以我決定這一組詩每一首都是單字。有一個說法,將戒指戴到不同的手指上,會有不同的意思。如戴在姆指上是「追」,戴在食指上是「求」,然後是「訂」、「婚」,「離」,這5個字就形容了一段關係整個過程(當然,很多人包括我只能完成第一個,或第二個過程,那是後話),所以這5個字是十分精彩的。但願我這組詩不會拈污了這些字背後的博大精深。

 

《婚姻進行曲》:

 

購買我的詩集《背景音樂》的電子書

購買我的詩集《背景音樂》的印刷版

 

poetyip | 26 十二月, 2012 14:40

         葉英傑    詩號:1159a
我只會感到寬慰。
每次巴士到來時
我都可以預計
我在裡面能夠佔據的位置;
唯一不確定的是上層。
踏著小小的梯級,向上彎
一排排座位
多少頭佔據著?去證實
再退回來,或留在下層
那些倒頭的座位?
只能拈起腳尖坐著
座位下面隔著滾動的車輪。
坐到哪,都要調校冷氣出風口
太熱,又調過來。
我們都坐著,有更多人
站著,不時交換兩腿
有些人向窗外張望
有些人低頭,努力抓住手機發出的光
有時我瞥見你手機上的臉書
你指尖在上面
劃過一張張臉
每次巴士轉彎,我們的身子
都彎向一邊;
我有時就坐在你後面
你頭上一條長長的白髮
我只能看著它掩掩映映。
最初乘巴士,害怕暈車
我正襟危坐,你在前面假寐
我看著你的頭有時歪向左邊,有時右邊
有時挨到身旁陌生人的肩頭,扎醒
又努力向反方向挨。
後來我習慣了,可以
比較從容地陷入自己的座位;
到總站後,路上
一直糾纏的路訊通
終於願意放開。
我跨出車廂,眼鏡鏡片
就被霞氣覆蓋,霞氣彷彿不願消散。
      2012年9月9日至9月15日成,2014年3月16日四改


我很容易暈車,所以最不喜歡坐巴士或小巴等,通常都沒有好結果。後來公司搬到荃灣,我住大埔,沒辦法,如何笨的人都會坐巴士。況且我是點到點的,一定有位坐,不乘巴士實在對不起自己。最初我正襟危坐,到後來,一上車就睡了。這麼難的事都克服到。雖然,有時身體狀態不好仍會暈車,但已經是進步。而且,我更因此,收獲了一堆和巴士有關的詩。這裡已經是第三首了。將來出書,將那些巴士詩都放在一起,可能會很有趣……

 

12月26日記:

看著這首詩在12月號的《聲韻》發表,一看之下覺得結尾不好,好像沒有提升。再加上想配合之前另兩首巴士詩,所以我終於改動了結尾,希望這三首詩的結尾,每一首都是一個層次。下面有另兩首巴士詩的連結,可以先看下面的兩首,然後再回來看這一首。要跟次序……

《和宜合道》

《晚上走過綠蔭道回家》

 

購買我的詩集《背景音樂》的電子書

購買我的詩集《背景音樂》的印刷版

 

 
Accessible and Valid XHTML 1.0 Strict and CSS
Powered by LifeType - Design by BalearWe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