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英傑/銅鑰詩世界

三舅

poetyip | 28 十月, 2012 19:55

 

     三舅    葉英傑    詩號:1156
小時候我住在銅鑼灣
唐樓。外公外婆
和舅父們,都住在這裡。
舅父們住在廚房後面的小房間
每次到廚房,我都要經過長長暗暗的走廊
進入廚房,再向前走,小房間的門
常常佈滿油漬,進門
就看見雙層床,三舅
睡在上層,那時候
我不敢爬上去
看他的床是什麼模樣。

後來他們搬走了
西環。那是一家很小的房子。
我去探望的時候
進門就看見搭建的小房間
在廚房旁邊,三舅
睡雙層床上層
雙層床挨在牆壁
上層的位置
有天窗,推開
有天井
外面冷氣機嘈嘈切切

後來他失業了,經過好一陣
翻來轉去
他遷到廣州,住在外公
廣州的房子
外公過身了沒多久;
那屋子已經很舊,它早晚會被清拆
某一次,我和家人回廣州過年
晚上我和三舅睡在一起,那床
不再是雙層床。外公留下的。
是雙人床。床底穩穩貼住地面。
晚上關燈,上面天花板
暗了下來
原來
天花板這麼遠,觸摸不到。
        2012年5月13日重寫


 

 

購買我的詩集《背景音樂》的電子書

購買我的詩集《背景音樂》的印刷版

 

poetyip | 07 十月, 2012 20:34

          詩號:1155c
為了穿進那小小的圓環,環的銀邊
剛開始的時候會閃耀
你單膝跪下,擺好姿勢
準備。
你想像
套進的過程
遇到關節時稍加壓力
刮擦的微痛一下就過去
以後一陣子,洗滌時
你會小心躲避
會變得肥脹的手指
現在看上去很鬆懈。
你還會想起
那一套白紗,或有著
亮眼襯飾的禮服
租來的,保留太佔位置
在相簿中,都仍在,尺寸很合;
相簿中永遠看不到妳的腿
都裹在裙腳裡面
走路的時候要人幫忙
一場二人三足
要同步,步伐
不能太大
一次一小步
為了完成這回過程,你營辦
一場宴會,你準備
在席間慢慢兜來轉去,舉杯
祝酒;當你
拿起酒杯
你感到手指上
有那麼一處
突起的地方。
            2012年3月5日至8日
            2012年5月17日改

               《婚姻進行曲》

這首詩已經是《婚姻進行曲》的第三首了。這首詩已在9月29日的《明報周刊》發表,但因我剛好上星期外遊(很有趣,剛巧也是台灣),然後又有南丫島海難(題材不合,雖然我這首詩也並不是一首唱好的詩,但始終不好……),所以現在才貼上來。

詩的題目用單字「結」是有我的原因,亦可算是第一首題目是多義的詩。這首詩是「間接經驗」,如果有追開我的Blog,應該會知道這一系列的詩也不是唱好的詩,雖然這一首詩表面看來比較淡和節制,但我可以說實際並不是。只可以對妹妹說,有緣一起是幸運,沒緣一起,也未必不好。經過南丫島海難,我們這些芝麻小事,看上去也沒有什麼值得一提。

有興趣的話,可追回之前的兩首(看的時間請跟次序……)。唔,可以透露一點,這組詩還未貼完……

《婚姻進行曲》:

 

購買我的詩集《背景音樂》的電子書

購買我的詩集《背景音樂》的印刷版

 

晒衣裳竹

poetyip | 19 八月, 2012 11:25

 

    晒衣裳竹    葉英傑   詩號:1158

竹竿,橫放在家中客廳
兩張椅子之間
每天下班回家,洗澡過後
我把浴巾放到竹竿上
有時竹竿
跳皮地緩緩轉動,浴巾
就掉到地上。

你們一樣日間在外頭,晚上
才回來。

搬家的時候
媽媽千叮萬囑
要他們一起走。

椅子上,竹竿旁邊
橫放著的是
另一條鋼管
光滑,閃亮
搬家後
媽媽從附近街市
幾經周折才找回來。

偶爾一次
看電視節目的介紹
我恍然大悟

在舊居
我常常聽到那一個他
從街頭,走到街尾
呼喚。
呼喚的內容
很陌生,永遠猜不透
直到有一次終於有人給我點明。

抬頭
窗外,是否有
一條條竹竿
在晾衣鐵架上
平衡地排列好
      2012年8月6日至15

7月至8月奧運時節,我幾乎每晚都黏在電視旁,看書等活動當然被迫放在一旁,但詩竟仍有一首。這首詩橫跨整個奧運。因為我家有晒衣裳竹,從小家中已經有,22歲從銅鑼灣搬來時也跟著來。這一輪做廳長(房間有另一電視,對運動沒興趣如媽媽及妹妹,當然不會和我爭做廳長),廳中除了我外,見得最多就是那「衣裳竹陣」,每次電視戰情膠著,我想拿小食,我都要穿過那八陣圖,穿著穿著,竟有詩意滋長…… 

上面那一張照片,當然就是在短短的廣告時間,某某在「應肚即飛」時拍的。你不會以為我會認真坐在那裡看他如何「應肚即飛」吧……

 

購買我的詩集《背景音樂》的電子書

購買我的詩集《背景音樂》的印刷版

 

poetyip | 24 六月, 2012 22:43

 

         葉英傑    詩號:1157
那一次,妹妹和她男友
拍過婚紗照後
我們回到高雄的店子選擇照片
起初,我沒有發表很多意見
我旁觀著,讓電腦屏幕前
顯示的照片,用他們自己的方式
滾動。逐漸,我被迷住了
那些氣氛,那些
攝影師建構的場景,隱藏的
故事。我介入了,我在他們身邊
比劃

我對他們說我喜歡那一張照片
妹妹雙手抓起拖地的裙子
上坡,他男友在身旁
跟著走,沒有擺起其他什麼姿勢
沒有留意到他們身後的攝影機。

拍攝完成了,隔天
我們去淡水,我和媽媽也一起。
我們去紅毛城,那裡
有一條上坡路
我下意識地落在後頭,想拍他們的
背面。是否
有汗透出來?
他們的手
各自抓著自己的東西
小旅行袋,或相機什麼的。

之後回到香港
他們到婚紗店
選擇婚禮用的婚紗
他媽媽和他妹妹,我和媽媽都在
我們終於選好了他們的婚紗和禮服。
離開的時候,他們在前
有一陣子
我們還未趕上,我瞥見
他們拖著手。
就那麼一陣子。
到達街尾
我們追上了
他們的手已經鬆開
是分別的時候。
「不用送了
有我和媽媽在。」
          2012年6月7日至8日

          《婚姻進行曲》

 《婚姻進行曲》:拍

 

購買我的詩集《背景音樂》的電子書

購買我的詩集《背景音樂》的印刷版

 

1998年,我遇上辛波絲卡

poetyip | 03 六月, 2012 12:50

     1998年,我遇上辛波絲卡    葉英傑


  如果要我說辛波絲卡,就要從我第一本詩集說起。

  我第一本書在99年出版,裡面的詩都是我90年代寫的詩。那本書中我基本上只有兩種詩。一種是很超現實的詩,另一種是智性比較強的詩。

  其實在編那本書的時候(98年),我正經歷我寫詩的「低潮」,那些很超現實的詩,除著我「長大」,已經再寫不來,再寫也沒有驚喜。那些智性很強的詩,王良和已經在第一本詩集的序中說了,這種詩風並不適合我。一時之間,我甚至不知道我應該寫怎樣的詩。

  辛波絲卡是96年拿諾貝爾獎的,而陳黎和張芬齡在桂冠出的辛波絲卡詩選,是98年出版的,我有幸趕上了這一本書。我看詩集有一個習慣,就是看到喜歡的詩,我會將那一頁的頁角摺起來,而那一本詩選,我大部份頁數都摺起了。

  她的詩對我來說就像被閃電擊中的感覺。讓我看到了我可以寫一些怎樣的詩(當然後來因害怕影響太大,儘量避免看她的詩,那是後話)。她的詩不必利用超現實的意象或比喻來抓住眼球,也不必「結好領帶」站出來說理,她用最普通的語言,描寫一些普通的事,卻能夠帶出深邃的道理。

  如果要數我最喜歡的她的詩,一定是她的《一個女人的畫像》:

肩膀上現在沒有頭,但以後會有。

  這一句直到現在都常常在我腦海中響起。這一句能記著是因為這一句夠簡單,但這一句本身並不簡單。但這一句就將一個「普遍的母親」點出來。你會同情這樣的母親呢(一旦肩膀上有頭,她就有了壓力),或覺得她偉大呢?

  如果再看下一句,你又會發現辛波絲卡很輕易地就將一些很複雜的想法溶入詩中:

閱讀雅斯培和仕女雜誌。

  雅斯培是什麼?如果你只水過鴨背地看這一首詩,你就錯過了全詩其中一個重要的部份。雅斯培原來是一個哲學家,是德國的存在主義大師。她將雅斯培和仕女雜誌放在一起,是一個很巧妙的配搭。一個女人如何面對社會上給她的身份/角色?她又如何選擇自己的道路?

她這麼賣力要奔向何方,她不累嗎?
一點也不,只稍微有點,非常,沒有關係。
她若非愛他,便是下定決心愛他。


這數句令我「大開眼界」。辛波絲卡用短短幾句就把其他作家可能用整本書才能寫清楚的事寫出來。其實她很多詩都有這樣的特點。有些人曾批評她的詩太簡單,不夠「大氣」,我卻認為最普通的詩才是最難寫。例如她不會直接寫戰爭的殘酷,她會寫戰爭完結後人們如何收拾殘局(《結束與開始》)。或爆炸前的一瞬(《恐怖份子,他在注視》)。甚至有一首詩說希特勒嬰兒時,和其他嬰兒都沒分別(《Hilter’s First Photograph》,在1998年出版的《Poems New and Collected 1957 – 1997》看到)。對,的確都不是「大氣」的詩,不過正是這些「小氣」,迷惑了我們這些詩作者/讀者,以為她的詩都是很普通的。當很多詩人都努力將自己提升到很高的位置,辛波絲卡卻反其道而行,光是這種勇氣,已經值得我們尊敬。

2012年3月11日

 

發表於《字花》第37期,2012年5月。這裡的版本略作修改。

 

購買我的詩集《背景音樂》的電子書

購買我的詩集《背景音樂》的印刷版

拍攝婚紗照

poetyip | 24 五月, 2012 11:58

         葉英傑  詩號:1152b
妹妹在選著
拍攝婚紗照用的婚紗。

離開高雄機場,到達屏東的民宿
剛放下包袱,攝影店店長
就把我們載到這裡
看一件件婚紗排列著

這一套不能夠蓋過腿子
這一套穿上了不配合
她從更衣室走出來
背著光,讓男友
和我
審視。

妹妹再走進更衣室更換另一套婚紗
她男友看著剛用照相機拍好的影像
把影像套進明天某一個場景

我望向婚紗店窗外
店長開著空車離開
他車子再次抵達時
會否有誰從車裡走出來
走進我所在的店子。

妹妹再從更衣室走出來
站在窗旁讓我們看,背著光
我們讓她站過來;
這一套就是了
他和她都知道了。

明天,攝影師會帶他們到墾丁拍照
在佈滿石子的沙灘,或沒人走的小路拍;幸運的話
會找到花圃,有花朵三三兩兩做佈景
他們拍,一直拍
拍的時候
不知道
他們拍得太多了
攝影店店長應許給他們的太少。
            2011年10月16日至21日
            2012年1月19日改

               《婚姻進行曲

BLOG後記:

由於單身,所以我很清楚,除非我的另一半最終會出現,否則的話,我很有可能有一些東西,我永遠不會經歷。亦即是有些詩我永遠沒機會寫。所以當妹妹去年準備辦婚禮,我是很高興的,因為我終於有機會寫一些不同的詩。可惜的是,現在妹妹那一邊情況已經180度轉變……現在回看這樣的一輯詩,不知道發不發好。其實,單身並不可怕,遇上不適合的人更可怕。不能為對方帶來幸福,甚至連累對方,害苦對方,看上去更可怕。

作品前名為《拍攝婚紗照

購買我的詩集《背景音樂》的電子書

購買我的詩集《背景音樂》的印刷版

 

In the Afterlife -- Mark Strand

poetyip | 01 五月, 2012 17:03

 

 

    In the Afterlife           Mark Strand

She stood beside me for years, or was it a moment? I cannot remember. Maybe I loved her, maybe I didn’t. There was a house, and then no house. There were trees, but none remain. When no one remembers, what is there? You, whose moments are gone, who drift like smoke in the afterlife, tell me something, tell me anything.


Selected from book Almost Invisible, Mark Strand, Alfred A. Knopf, New York, USA, 2012.

  在來世     馬克。斯特蘭德  中譯:銅鑰

她在我旁邊站了很多年,或只是一瞬間?我不能記起。也許我喜歡她,也許不。那裡曾經有一家房子,然後沒有房子。那裡曾經有些樹,但沒有一棵留下。當沒有人記起時,那裡有什麼?你,眾多時刻已經消逝的你,在來世像煙般飄盪的你,告訴我一些事,告訴我任何事。



自從《呼吸詩刊》很多年前介紹Mark Strand後,我就被他迷上了。Mark Strand是我少數的會買齊所有詩集的外國詩人(其他外國詩人我通常買選集)。很大部份原因是他的英文相對比較淺,而且他本身是美國人,不存在翻譯問題。另一原因是他的詩每次都能感動我。這一次他又有新詩集出了,我當然第一時間買了,收到書後隨意一翻,看的就是這一首,發現英文不太難,所以又玩票的譯了這一首詩。

還要感謝鍾國強,因為我找了他給意見,使這首譯詩不致於太離譜。如果要買這一本書,請去AMAZON。

 

購買我的詩集《背景音樂》的電子書

購買我的詩集《背景音樂》的印刷版

 

我的避風港

poetyip | 14 四月, 2012 20:49

上星期提到我的希雲街,想到我應該要為那一條街照相,因為不照可能遲一點整條街都不在了。終於今天「的」起心肝去照。我用IPHONE和CANON照了很多張,最後還是用了IPHONE照的第一張,因為有點暗,所以用PHOTOSHOP弄得亮一點。選這一張相主要是因為那兩個穿紅衣的男子,一邊一個,位置剛好,照的時候不知道,以後就算再照100次也照不來。而且,男子穿紅衣,底下的心理就是想突出自己,想著這很配合《單身者晚宴》的主調,當年爸爸第一次約會媽媽時也是穿紅衣……所以雖然照片曝光不足,弄得整條街暗暗的,我也保留。而且那朦朧,比較符合LOMO的精神。

圖中央黑色車旁的地盤,以前就是我小時候住的地方。很可惜這一張照片我沒有早上十年照……

 

有人在等待,有人下車,有人四周張望,有人路過。

後記:原來我在IPHONE用的APPS是可以轉特效的,真笨……你現在看到的是轉了特效的版本。

購買我的詩集《背景音樂》的電子書

購買我的詩集《背景音樂》的印刷版

我住過曦巒,不過當時曦巒未建成……

poetyip | 06 四月, 2012 12:41

  我22歲前都是住銅鑼灣的,如果問我住在哪,我往往很費時解釋(聖保祿學校旁,印尼領事館附近,步行2分鐘到大球場……),依家再問,我的答案就簡單多了。我以前住在曦巒,不過當時曦巒未起……其實我有點失落,我住的希雲街40號,已經永遠消失。

  數年前回到那一頭,曾經鑽進希雲街,在40號 地下舉頭望向我住的4樓,望了1分鐘,想著裡面住了什麼人?卻想不到那一次是最後一次望過我的舊居(那一天心情很複雜,已經被我寫成《單身者晚宴》,是我最喜歡的詩,可能是因為銅鑼灣到我而言不是購物/聚會的地方而是我「故鄉」)。07年的時候已感覺那裡的變化,去年夏天去大球場看布力般的球賽時(我是布力般的fans,為什麼?她是少數幾隊拿過英超的,我支持是不是很合理?),驚見我的40號已經不在了,而且「甜醋」味也消失了(有一家賣甜醋的店子所在的地方都一同拆掉),然後又發現希雲街裡最多的不是車房,竟然是咖啡店,感覺就像在故宮見到starbucks一樣不搭調。我在那裡住的是4樓,最喜歡在窗前看下面的人如何修車,車房養的狗最喜歡周圍轉……現在那裡竟變成歐陸小鎮……賣米的雜貨店,賣麵包的,賣文具的,全部都消失了,或者,他們從來不曾存在?

購買我的詩集《背景音樂》的電子書

購買我的詩集《背景音樂》的印刷版

後垮掉派詩選

poetyip | 01 四月, 2012 14:54

這一本《後垮掉派詩選》是美國詩人Vernon Frazer主編的,去年國內有人翻譯,我在國內的AMAZON.CN買了。什麼是後垮掉,我想我不打算說了,反正是評論者塞給一堆詩人的名稱。我個人喜歡看未死的人寫的東西多於已死的人寫的東西。因為已死的話,代表那人的作品已經是「封閉」了的,不會再有變化了。反而未死的,你會看到更多可能性。

較喜歡的詩人有Vernon Frazer, Lyn Lifshin,Ravi Shankar等。尤其是Lyn Lifshin深得我心。因為她的詩帶有敘事性,正所謂「開正我個範」。我甚至去了AMAZON買了她一本書。

不過我今次我不是介紹她,我反而想錄下下面這首詩。原因就你們自己參詳吧。

冥王星(Pluto)    唐。韋伯(Don Webb) 翻譯:文楚安,雷麗敏

在這兒陽光與其說是事實
不如說是謠言。
事實上人們一直在討論
陽光是否真的存在。
多數人傾向於不。
太陽對他們做了什麼事?
你甚至看不到月亮。
即使能看到它——
倘若有一天有足夠的光線
這星球就會熔化。
太陽沒什麼用處。
讓我們投票反對。
可只是個謠言罷了……

選自《後垮掉派詩選》,Vernon Frazer主編,文楚安,雷麗敏譯,張子清校。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年

缺憾

poetyip | 23 三月, 2012 23:11

    缺憾    葉英傑  詩號:1154

那次台灣旅行,我抵達捷運站
如常走進車廂,如常
尋找座位、注視
四周人物
列車到來,又離開
人們快步走出車廂,邁向
地面。

和我香港乘坐的地鐵
沒兩樣。

導盲犬拖著牠的主人走進來
牠熟練地找到空座位
讓主人坐下。
坐輪椅的都進來了
他找到那位置,為他而設的角落
戴助聽器的接著進來,他拉著
友人的手;他友人
用紅白相間的導盲扶手杖
如常敲打,撩撥。

這裡是他們的車廂
他們在我的左面,在我的
右面
我把腿縮開,避過
前面紅白相間的導盲扶手扙。

在這裡,我是有缺憾
我擁有太多。

到站了
坐輪椅的,戴助聽器的
導盲犬拖著的
都走出月台
大步邁向出口

我停留在
月台上
望向指示牌
努力尋找景點的位置。
          2012年1月15日至17日

 

這張照片是在高雄拍的。其實是一張失焦的照片(因為我是追著拍的,顧得上拍照顧不上對焦),不過現在看上來這一張其實拍得很有詩意。我正考慮出書的話要不要拿來當封面!左邊最細粒的當然是導盲犬,中間的是失明人,右邊呢,是他朋友,沒記錯的話是聾的。對,前文我說到是「追著拍」,我可沒說錯。我走路步速已經是出名的快了,但我竟然也要追著跑……

那早上在高雄,這一段時間對我來說真的是很震撼。坐進車廂,發現原來車廂是殘疾人士優先的。雖然說「不知者不罪」,車廂也有很多空位,不過全程的感覺是:我才是那個「殘疾」的人。殘疾的定義是,所有人都擁有,而你缺了什麼。那麼,所有人都缺了一點什麼,而你擁有,那是不是其實有問題的是你?

最滿意詩作

poetyip | 28 二月, 2012 20:11

這裡的作品都是我最喜歡或者是有人說寫得比較好的作品。現在貼出來方便各位對「最好的我」有一個印象。

散步 2000年度中文文學創作獎亞軍(本文蒙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公共圖書館允許轉載,僅此致謝 )

結束與開始

單身者晚宴

時間

外婆

父親

女郎

三越

2007年.5月.仙台 

聚會(2010)

表姐廣州的舊居 2010年度中文文學創作獎優異

晾衣

 

三舅

 

家族紀歷

 

盆栽

 

 

和宜合道

 

大埔吉之島的最後時光

 

隔鄰的貓

 

缺憾

 

在神戶遇上兩場婚禮

 

 

 

 

一些相片

poetyip | 27 二月, 2012 22:06

我打算,如果我會出第4本書的話(套用我對朋友的說法:我有想像的權利,對不?),那本書一定會是詩+照片。下面都是一些我拍的照片,談不上拍得特別好,但配上詩一起讀,看上去也很有趣。

 

小雞

 

 

表姐廣州的舊居

 

 

跑馬

 

酒店房間

 

白天鵝,黑天鵝

 

 

聚會

 

 2007年.5月.仙台

 

購買我的詩集《背景音樂》的電子書

購買我的詩集《背景音樂》的印刷版

 

悼辛波絲卡

poetyip | 05 二月, 2012 22:11

Identification        Wislawa Szymborska
                   Translated by: Clare Cavanagh & Baranczak

It’s good you came—she says.
You heard a plane crashed on Thursday?
Well, so they came to see me
about it.
The story is he was on the passenger list.
So what, he might have changed his mind.
They gave me some pills so I wouldn’t fall apart.
Then they showed me I don’t know who.
All black, burned except one hand.
A scrap of shirt, a watch, a wedding ring.
I got furious, that can’t be him.
He wouldn’t do that to me, look like that.
The stores are bursting with those shirts.
The watch is just a regular old watch.
And our names on that ring,
they’re only the most ordinary names.
It’s good you came. Sit here beside me.
He really was supposed to get back Thursday.
But we’ve got so many Thursdays left this year.
I’ll put the kettle on for tea.
I’ll wash my hair, then what,
try to wake up from all this.
It’s good you came, since it was cold there,
and him just in some rubber sleeping bag,
him, I mean, you know, that unlucky man.
I’ll put the Thursday on, wash the tea,
since our names are completely ordinary—

Selected from book Here, Houghton Mifflin Harcourt Publishing Company, New York, USA, 2010.

身份確認
    作者:辛波絲卡   中譯:銅鑰

很好你來了——她說。
你聽到有飛機在星期四失事?
是的,他們正是因此
到來見我。
據說他在乘客名單上。
那又如何,他可能已經改變主意。
他們給我藥丸讓我不會倒下。
然後他們給我看我不認識的人。
全黑,只剩一隻手沒燒焦。
一角殘餘的襯衫,一隻表,一枚結婚戒指。
我感到憤怒,那不會是他。
他不會這樣對我,看去像那樣子。
百貨公司都塞滿那些襯衫。
手表只是平常的老表

而戒指上我們的名字,
只是非常普遍的名字。
很好你來了,坐在我旁邊。
他真的應該在星期四回來。
但我們這一年還剩下許多星期四。
我會燒開一壺水泡茶。
我會洗淨我的頭,然後呢,
嘗試從這一切醒來。
很好你來了,因為那裡很冷,
而他只在那橡膠睡袋裡面,
他,我的意思是,你知道的,那不幸的男人。
我會活起星期四,清洗茶葉,
因為我們的名字是非常普遍——

  辛波絲卡過身了,她是其中一個對我有很大影響的詩人(大到我要不看她的詩,以防她對我詩風影響太大),我所以在這裡翻譯她一首詩。外面已經有很多人譯過她的詩,這一陣子見得更多。不過,人們譯的都是那麼幾首,都是她拿獎前的幾首。可是,有多少人知道她拿獎後仍有寫作,仍然出書?她2010年出版了《Here》一本詩集,前年買的時候,沒想到這一本是她生前最後一本書,又有多少人有看過?現在想起,我也為我水過鴨背地看過這本小詩集而滴汗。所以我譯了她一首詩。為了譯詩我認真看了一次。是的,詩人應該不斷前進,看詩和譯詩的都應該不斷前進。

  我的英文說不上好,翻譯更只是門外漢。所以我只能選英文最淺的來翻譯。英譯本節奏和押韻都不明顯,書中有波蘭文原文,看上去是有一定的節奏和用韻,但因不懂波蘭文,英譯也消失了波蘭文的節奏,所以我的譯本也沒有。詩最難的是詩題,因為Identification在這裡可以是很多意思,可以是辨認,鑑定,身份證明等,作者也應該沒限死一個意思。我選了《身份證明》作題目,是因為詩中的女主人那種強作否認,那些強作「與我無關」的調子,所以我選了最「客觀」的題目,其他的意思都帶有感情色彩。

  還有是尾二句的I’ll put the Thursday on。這一句明顯與中間一句I’ll put the kettle on for tea所呼應。I’ll put the kettle on for tea還好,I’ll put the Thursday on問題就來了,我如何譯此句使那兩句呼應呢?I’ll put the kettle on就是煲水,I’ll put the Thursday on就是煲星期四,可我不會這樣說……

  最後,我不厭其煩地每一句都有標點。因為波蘭文原文和英文都有。我本身都認為一首詩中標點是很重要的(如果各位有看我的詩,都應該知道我一向寫詩都是有標點的),所以我都保留標點。

  歡迎各位指正。

後記:經很多前輩指正,所以詩中很多地方都改了。又有一些地方我堅持沒改(如「活起星期四」)。

香港當代作家作品合集選(詩歌卷)

poetyip | 08 十月, 2011 16:27

黃燦然主編,香港明報月刊出版社出的《 香港當代作家作品合集選(詩歌卷)》已經出版了。我有幸有作品收在其中。雖然我被選上的詩都是比較遠古的(《鏡中的葉英傑(一)》、《存在的理由》和《過橋》),不過很高興我的作品能夠在文學史占一個位置。各位看見這本書的話,希望你們可以買下來?因為這類香港詩選,香港不會常常有。

商務印書館的LINK

 
Accessible and Valid XHTML 1.0 Strict and CSS
Powered by LifeType - Design by BalearWe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