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英傑/銅鑰詩世界

台灣之旅 2011。9。25至2011。10。01

poetyip | 08 十月, 2011 15:48

 

由於工作關係,基本上我是24小時on-call的。因為去年底有新系統要上,變成我放假不是真的放假,終日提心吊膽的。再加上我們一家人(媽,妹,及我)都很少機會一起去旅行,我年頭的時候已經說,我們應該找一次一起去旅行,而且目的地不是廣州(廣州有親友,基本上每年春節都去,沒什麼看頭)。這次因為妹妹和她男友要去台灣拍婚紗相,我就決定一起去,因為妹妹結婚後,這種機會就更小。

不過這次去旅行對我來說可是一次挑戰。不要見笑,除了我3歲的時候去過印尼,常常春節去廣州(現在去廣州已經去旺角差不多了,沒一點難度),和07年去日本仙台看演唱會外,我就沒有出遠門的經驗,而我每次都是跟著別人走。這次妹妹忙於準備照相,所以整個行程,就要我來安排了。我事前真有點擔心。

當然,旅程是有很多想不到的事發生,幸好這次準備充足,我原本很想去海生館和恆春,但因為妹妹照相比原定早半天完成,加上那時候南海有風球,台灣南部天氣不佳,所以沒去成海生館和恆春,但我因為事前已預備好plan b,所以去了另一處近一些的地方。更幸運的是,我以前去廣州,為免被人偷或弄丟,所以我通常不帶提款卡或信用卡,但這次我神推鬼使地全帶上了,而最後竟然真的用得上。再幸好的是,妹妹趕得上在墾丁天氣未轉壞(南海有風球)前照好照片,星期四香港打風,我在台灣基本上是星期五才開始下雨……

總之這一次算是順利,上天看上去其實待我不薄。而且各人都很滿意行程,真好。

 

這裡貼的照片是我在台南的安平古堡拍的,安平古堡是我的旅程的第一站,去到的時候心情有點複雜,感覺是:「旅程開始了,但願一切順利」。這裡貼出來,是分享/記住那一種感覺。

 

購買我的詩集《背景音樂》的電子書

購買我的詩集《背景音樂》的印刷版

《背景音樂》POD印刷版

poetyip | 10 九月, 2011 11:48

http://www.lulu.com/product/hardcover/background-music---selected-poems/3444500

《背景音樂》iphone/ipad/android HANDHELDCULTURE APPS版

poetyip | 10 九月, 2011 11:43

http://www.handheldculture.com/Detail/Book/1007/

我的電子書2

poetyip | 10 九月, 2011 11:37

之前在這裡說過我弄了EPUB版的電子書,有朋友說要自己去銀行唔方便,好,我把心一橫就去join handheldculture。下面就是買書的連結,希望各位多多支持!

 

http://www.handheldculture.com/Detail/Book/1007/

晚上走過綠蔭道回家

poetyip | 13 八月, 2011 20:59

    晚上走過綠蔭道回家    葉英傑  詩號:1151a
那一天晚上,當我下班
乘火車回家,離開火車站
拐彎,穿過行人隧道
到達綠蔭道,走著
我忽然感到非常恐懼。
如果某個夜晚,我睡去
在另一世界醒來
在那渾沌中我要走的路
會是怎樣的陰森。

我看見我居住的大廈。
在晚上淡黃的街燈映照下
這樣柔和、溫暖
我走進大廈大堂
亮光包圍我,之前的昏暗都驅除。

我回來了。
打開家門,門邊一瓶富貴竹映入眼簾
媽媽擺設的。每次進門
我都努力地看,富貴竹的葉片
擺著什麼樣的姿態。

某一天之後
我下班回家就不再乘火車。
公司搬了;我要乘巴士。
我穿過不同的綠蔭,樹枝
有時刮到車頂,那沙沙聲
使我從假寐中扎醒
我似乎又在旅途中假寐

到家才醒來;旅途中間
有什麼彎拐過,有什麼站停過
我都很模糊。很多時候我能記起的,只是
鄰座靠過來,又很快退開的
肩膀。
            2011年8月7日

我的電子書

poetyip | 31 七月, 2011 15:14

對,我替我的《背景音樂》弄了一個可以在iphone/ipad或在android的reader上都可以讀的電子書(epub)。弄了我好幾天呢!我想和各位分享,可不想免費。這本書的文字版我每一本的成本是160元左右,所以電子版收10元也不為過吧?如果有興趣的話,可電郵給我,我說我的銀行戶口給你聽讓你進錢。又或者你想直接用paypal也可以。10元,我可不會只為了10元走路的……

電郵:poetyip2@yahoo.com.hk

以照片代詩

poetyip | 02 七月, 2011 22:08

詩不是沒寫,而是沒有滿意得可以見人的,可Blog不可以不發一些東西,那怎麼辦?想到最近用iphone照了幾張照片,都幾滿意,那不如每張照片都加一個題目,實行以相代詩……


《擁擠的思緒》(背景:城門隧道~某天放工,化學品貨車沙田失事,在城門隧道等時無聊用iphone攝。)


《未走上的路》(我家——宏福苑對開小學旁的小路。iphone拍攝。apps:camera360~back to 1839 effect)


《緊靠》(背景:林村河@廣福村。iphone拍攝。apps:camera360~lomo effect)


無題

poetyip | 12 五月, 2011 23:14

星期一晚替一個同事fairwell,玩到凌晨兩點多我才走。其實聚會本身沒有什麼值得我在這裡說的(我可不排除將來會變成一首詩),唯一要在這裡提的,是那同事曾經問我,我那首寫小雞的詩,到底是真還是假的呢?

為什麼要提這一件小事呢,原因是我肯定那同事絕不是看詩的人;而要看過這一首詩,一定要「特登」走進我網站才看到(因為此詩未出書,不會是因為被迫收我的禮物而看到)。我要說的是,每次有人看我的詩,我都會很感恩。亦因為這一種想讓所有人容易進入我的世界,所以我在出過第一本書後,下意識放棄了那些「超現實」的詩。有詩友問我,現在又開始興起這一種「抽象詩」的風潮,問我會不會不再寫這些「本土詩」,我說應該不會了。坦白說,我從來都覺得寫詩不應該只是「孤芳自賞」的事,寫詩就是要影響世界(偉大的說法),或讓人感動,又或讓人了解或認同(甚至否定)你的想法(正常的想法),如果其他人看不懂,那怎樣做成影響?

請注意,我本身寫過很多很超現實的詩,所以我要寫一定可以再寫出來。但我的確很享受當我寫完《表姐廣州的舊居一詩》,我可以拿給媽媽,姨姨,姨丈,表組,甚至只有小六中文程度的小舅父都能夠感受到我的感受。這種感覺不是我以往寫那些超現實詩可以比擬的。是的,我的詩是有點散文化,有時沒有詩味,但,只要能夠感動人(或自己),我理得佢散文不散文?

 

最近看的詩集

poetyip | 23 四月, 2011 21:45

從1999年開始我就訂閱國內的《世界文學》,主要是他們每一期都一定有外國詩的翻譯。我常常都覺得可惜,因為我錯過了1999年以前的譯詩。最近看了他們的一本選集《詩歌中的詩歌》,終於有機會看以往的譯作了。下面貼一首比較感動的詩(不過這首詩不是1999年以前的,沒所謂啦,喜歡就是)。

 

 我每年回家一趟,在十一月   伊昴。艾。博普[羅馬尼亞] 高興譯

 

我每年回家一趟,在十一月。

當已故的親人忽然決定死去的時候。

為此我已攢了整整一年的錢。

我不能不把自己埋葬。

 

我必須付錢,因為我總是無法利用

不幸。我必須埋葬死去的親人。

十一月,當生活熱火朝天時,我必須回家。

肯定又有人死去,肯定又得為

某位家人哭喪。

 

我總是缺錢,可總有某位

家人離開我們。在輪到我之前,

我必須付錢。對於節日團圓

我們已無任何興致,可當某位家人

去世時,我們無疑要聚在一起。

 

否則,其他人將為缺席者作出決定,

而十一月已不再遙遠。

再說,我們玩得相當開心,我們攢了整整一年的錢,並非徒然。

 

(原載《世界文學》2005年第4期)

生日書寫

poetyip | 12 三月, 2011 20:36

這一年的生日有很多事發生。友人替我在美國買IPAD;賣出一本書並認識一個FB朋友的真身;然後就是日本9級地震。日本地震其實對我影響不大,但我在07年去過仙台聽Mr.Children的演唱會,對仙台多少有點感覺。在上班時聽到仙台遭海嘯,機場都淹沒,我的反應是「這一次真的很大件事」。雖說仙台就在海邊,機場離海邊不遠,不過也不是近到一望就望到。因為我在仙台之旅並沒見過海。

我感恩於地震不是2007年當我在仙台時發生,想起仙台那些好客的日本人,就像吃飯時,努力找出一份英文menu的店員,直到我們差不多走了才找到(仙台是比較鄉郊的地方,不像東京,所以我們也沒期望他們會有,但他們真的花心機去找一份!),我希望他們都可以安然渡過。對,因為歷史原因,日本和我們永遠不可能「心中沒任何刺」,不過,那些只是過普通生活的人,是應該獲得祝福的。

下面是我寫仙台的詩。雖然詩中很少景物描寫(詩中的重心也不是風景),不過,這一次再貼在這裡,是我的心意。

 

2007年.5月.仙台

和宜合道

poetyip | 19 二月, 2011 20:52

    和宜合道    葉英傑  詩號:1149a
每次,巴士
穿過城門隧道
離開收費亭,到達迴旋處
來一個大迴旋,進入和宜合道
開始落斜時,我都醒來
看外面傾斜的風景

每次,越過龐大的梨木樹村建築群
我總看見那一排村屋,三層高
稍舊的外牆上配上較新的鋁窗。我想像

他們的視野。起初
一片空曠
然後有梨木樹;然後有
變電站,還有馬路
伸來
屋後原來的斜坡
都修成灰灰的護土牆。

地下那一層
很多都變成車房
只剩下幾戶,仍然住著人
他們總拉起落地窗簾
只留下一道裂縫
一小角電視機內有影像晃動
飯桌的圓弧,有時能看見
有時看不見。

巴士的引擎聲
起初很遠
逐漸挨近、挨近
空氣動盪、發熱、焦灼,耳朵都發麻;
又逐漸淡出、淡出
餘音只隱隱約約
每次都一樣。

少數人在這裡下車
更多人仍在假寐
到了不得不下車的目的地,才醒來。
               2010年11月14曰至17日

這首詩其實寫了一段日子,到現在才發,是因為《中學生文藝月刊》的原故,因為二月份創刊,而我不知道它會不會禁止網上發表。而我對這一次投稿很重視,因為讀者是中學生,不是詩的小圈子,我有更多機會有多點讀者……

自前年開始公司從紅磡搬到荃灣,我脫離了九鐵一族,變成巴士人。我本身是很容易暈車的人,最初的日子乘巴士,我基本上都是「正襟危坐」,又加上風景「新鮮」,基本上那一段時間車上都沒睡。到後來習慣了,對風景熟悉了,也習慣了乘巴士的感覺,我終於可以睡一睡了。通常一上車就睡,直到過了城門隧道才醒來。因為吐露港一段都是平地,而出城門隧道,進入和宜合道就是那一百八十度的迴旋,之後又落鈄,想不醒來真有點難。我通常在那時甦醒,一開眼,看見的就是「新石圍角村」,然後是村名惹人發笑的「古坑村」。每天經過兩次,年多之後,這首詩就出現了。

小雞

poetyip | 01 十二月, 2010 00:13

    小雞    詩號:1145
牠們的名字,叫吱吱
和喳喳。小時候,爸爸
那一次回家,問我的時候
我隨口就替牠們決定。
牠們的毛色金黃金黃的,身軀小小
我把牠們放到客廳地上
牠們一路叫一路撒腿就跑

除了我們吃飯的時候;
媽媽在客廳地上來回撒米
那對小雞乖乖地
沿著米粒砌成的小路啄食
習慣嘴喙敲地板的感覺

不知道牠們有什麼夢想。
如果有的話,會不會是想飛
我把牠們抓起,拿到沙發的高度
放手;在那一秒鐘的時間
牠們拍翼飛翔,然後迅速降落。
每次降落後牠們都立刻站起
若無其事地,繼續牠們的踱步。

後來爸爸把牠們都送給垃圾婆
她就住在地下,街尾鑽進去的小巷。
有一次,爸爸帶我去探望牠們
垃圾婆說母的跑走了,只剩下公的。
牠長大了,身上羽毛早已變成白色,有點髒
雞冠的紅色有點暗啞;
牠站在垃圾婆給牠的餅乾罐罐蓋上
等待另一個早晨。
        2010年1月9日

得獎小記

poetyip | 20 十一月, 2010 20:37

十年前唔輿手機影相,反而沒有照相。十年後的今天,我當然不會忘了。尤其是評語。《散步》的評語沒影,仍會在《中文文學展顏》中看到。但《表姐》只是優異,沒錄下之後就沒了。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poetyip | 14 十一月, 2010 12:07

昨天去了葉輝的新書發佈會。他這次《最薄的黑 最厚的白》中有一篇是有關我一首詩《聚會(2010)》的感想。他說,秋螢中的詩這麼多,只說你一首……對,我真的很高興,亦感謝他。關夢南又說,我常常將最好的詩拿去秋螢,如果我拿去參加中文文學獎的是這一首而不是《廣州表姐的舊居》,我的名次肯定不只優異了。

對,看上去好像有點可惜。不過想深一層,也不一定。如果當初投去秋螢的是《表姐》而不是《聚會(2010)》,那麼我一定沒機會在葉輝的散文集中露臉,而且現在又會因為秋螢停刊而無處發表。現在有一首詩能夠在實體的書中留存,已經是不可多得了。所以,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呢?其實我懂一點算命,知道自己永遠會和冠軍會擦身而過(只有一次例外:degree拿first hon。不過那可能我剛好碰上好的流年……),所以我很坦然。有些東西只要習慣了就不會覺得是一件遺憾的事,畢竟有時候平淡有平淡的福。

Master畢業了

poetyip | 12 十一月, 2010 11:52

星期五行畢業禮,戴了未來一段稍長的時間都沒機會戴的四方帽,我又想起High Diphoma畢業時爸爸病厭厭地照相而沒留意到菲林沒放好,使所有相片都沒照成的往事。是的,每次畢業心情都是複雜的,亦因為這個原因我不像其他人對畢業禮照相有那麼大的慶致。亦因為這樣我堅持照相的時候要戴上四方帽,因為high dip是沒帽的。今次可能是最後一次,所以就和同學在城大周圍影,算是破格一次了。

我想貼相上來,但又不想拋頭露面,所以我情商阿妹的公仔做model。看她多高興!

grad 

 
Accessible and Valid XHTML 1.0 Strict and CSS
Powered by LifeType - Design by BalearWe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