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英傑詩世界/銅鑰Blog | 0年

0年

Posted by poetyip on 07 四月, 2014 21:53

Category自言自語/記事 | PrintPrint View

新工作,苦樂參半。苦的是沒有蜜月期,一進場就要全速前進。樂的是,第一次星期六日,不必常凝著店舖會打電話來。第一次,日間做推拿的時候(正經的),可以安心睡了(真的有一次推推下店舖打來,正是聽也不是,不聽也不是。)

友人說我做了17年,應該會很掛著舊公司的人,甚至發夢見到他們。發夢當然是離譜的說法,但記掛是一定的。我也記掛之前數年每天早上一同乘巴士的人。我乘的是特別車,定時,所以等候的人都是固定的。很多時早上見到些美麗的女子(唔,妹妹也當是其中吧……),常常會感到這一天肯定會一切愜意。不知道這些等候巴士的人,要多久才會發現少了一個人,或者,這從來不會發生,因為我太普通了吧?

公司的同事,我最後一星期不斷拉著他們拍照。巴士站的「戰友」,很可惜,拍照並不適合。唯有在這裡祝你們安好。

P.S.貼圖是我在舊公司的桌子,失焦是特意弄成的。

P.S.2 幾乎忘掉了……其實我同時想貼詩。這首詩之前是貼過了,但這一首真的很適合在這裡再貼一次。

  循    
我只會感到寬慰。
每次巴士到來時
我都可以預計
我在裡面能夠佔據的位置;
唯一不確定的是上層。
踏著小小的梯級,向上彎
一排排座位
多少頭佔據著?去證實
再退回來,或留在下層
那些倒頭的座位?
只能拈起腳尖坐著
座位下面隔著滾動的車輪。
坐到哪,都要調校冷氣出風口
太熱,又調過來。
我們都坐著,有更多人
站著,不時交換兩腿
有些人向窗外張望
有些人低頭,努力抓住手機發出的光
有時我瞥見你手機上的臉書
你指尖在上面
劃過一張張臉
每次巴士轉彎,我們的身子
都彎向一邊;
我有時就坐在你後面
你頭上一條長長的白髮
我只能看著它掩掩映映。
最初乘巴士,害怕暈車
我正襟危坐,你在前面假寐
我看著你的頭有時歪向左邊,有時右邊
有時挨到身旁陌生人的肩頭,扎醒
又努力向反方向挨。
後來我習慣了,可以
比較從容地陷入自己的座位;
到總站後,路上
一直糾纏的路訊通
終於願意放開。
我跨出車廂,眼鏡鏡片
就被霞氣覆蓋,霞氣彷彿不願消散。
  2012年9月9日至9月15日成,2014年3月16日四改

資訊與連結

歡迎回應或看他人的回應,更歡迎各位連結到這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