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英傑詩世界/銅鑰Blog | 我的兩張臉

我的兩張臉

Posted by poetyip on 17 十二月, 2019 23:50

Category自言自語/記事 | PrintPrint View

 

https://zihua.org.hk/magazine/issue-23/article/my-two-faces/

 

    我的兩張臉  葉英

見慣我近年的作,可,我「出道」的時寫的詩,都是使用了大量意象,完不是現的模

 

    意 外              

太陽墮樓是一次意外

傷勢關係高度

紅碟子在藍地氈上碎開

掀起難得一見的血浪

第一次看見鼠屍被它無盡驚嚇

偶然目擊殺人悲劇覺得非常恐懼;

當絕種的候鳥無數次回歸

人們便不再抬頭露出驚訝的口。

 

此詩寫於1993年,算是我的少作。此詩使用大量意象,句與句之省略了很多東西,讀把其補全。平人未一看就懂我說什。當,如寫,並不存對與不對。寫這首詩時的情,造就了此詩。就算重來一次,我肯也只會這寫。

間中這寫,著實會很有趣,那種挑力可去到哪是很吸。只,如三五七年這寫,就未是這了。我出版的第一本書《只名字的聖卡》就有很多此類的詩。這類詩愈寫得多,不想重覆,就愈要花更多時想一些新的「點子」,慢變成花很多時去想「手」,而忘了寫詩的「目」。

1999年出版了第一本書後,我其不知寫。2000年頭,跟一女子散了一個步,想將那一段寫成詩。卻不知寫。那時我想到的是以下寫法:

一.       又寫以的意象詩,因寫法,起不會寫壞不是吧,寫給女的詩,弄幾個意象,人家看不懂就沒意思了……

二.       學習當時我很著迷的辛波絲卡的寫法真這寫,可變成一首諷詩了吧……

比賽截稿,所不多想,索當作寫一個故,敘事性比強,意象幾,更重的是「目將那天的感寫出來多於「手用不用意象,用什詩體之類。而之的就了。

    步(節錄

    二.在電話上,聆聽你重回舊地的所見所聞

電話上 你說

你終於偷偷

闖進去了 噢 那裡

的確不是丟空的 是

野生動物基金會的展覽館

門上一塊告示牌寫著的

要預約 告示牌上有預約電話

這麼好的地方 沒有人發現太可惜了 我說

但你說你就喜歡這種感覺 原始的味道;

當天 別墅重門深鎖 你唯有在屋外兜圈子

從外部想像內部 由部份推算完整

你努力形容各種物件的形狀 努力向我描述

一幅海市蜃樓 你努力在我腦海中砌起一副砌圖

 

(哦 我終於

 進入了)

 

(我真的進入了嗎?)

 

這首詩獲,讓我知我還可西讓我去試。寫這種敘事性比強的作,其不比寫一首滿是意象的詩容。以往寫詩,想不通的地,拋一兩個意象出來「可」就可應,但寫這種敘事性比強的作,你寫你居洗手間馬桶塞了,可要很有理才成,一來沒「詩意」很多人很重的……,二來私日記未必人有興。三來為什麼要將馬桶塞了這件事寫成詩……

 

當時我走了很多彎路,胡燕青在我第二本書《電下的自》中的批,我到現還很記得:我那時的詩像電播了一半,導打領帶跳出來解說劇。所我在那本書後,一直反思及嘗我可怎樣寫得更好。直我第四本書《尋最舒的坐姿》我才知我有沒走錯路。當我戰戰兢兢地請鍾國強替我寫序,他傳回給我的時

資訊與連結

歡迎回應或看他人的回應,更歡迎各位連結到這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