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英傑詩世界/銅鑰Blog | 表姐廣州的舊居

表姐廣州的舊居

Posted by poetyip on 07 十一月, 2010 19:56

Category詩選(新作) | PrintPrint View

這首詩拿到了2010年度中文文學創作獎的優異。雖然只是優異,但和我十年前《散步》拿亞軍同樣興奮。是的,第一次拿獎,可能只是意外,或偶然,只是忽然有一首詩非常好,但第二次拿獎就是說你的作品的確是有一定水準了。

我很多時都在農曆年回廣州過年,因為表姐是住在廣州的,而外公每逢農曆年總往那裡跑。雖然外公已經不在了,但我們仍然常常在農曆年去廣州。這一年都一樣。在未去之前,我已經在構思這首詩,在廣州我其中一個節目就是寫詩,在我的SAMSUNG MOBILE上。這寫首詩的時候很放鬆,甚至未寫完,已經感覺到這會是一首很好的詩,應該可以拿去參賽了。

這首詩已經拿過給姨丈、姨姨和表姐看過了,相信他們應該會有共鳴吧,而且詩應該很易理解,我也很放心給他們看,至於已經不在的外公和外婆,和陪伴外公最後歲月的,但在外公離開後,又找到「第三春」的外公的繼室,我想他們都會感受到的。

     表姐廣州的舊居  葉英傑  詩號:1146
表姐小時候一直玩的洋娃娃
被外公從露台拋上屋頂。
她已經長大了,不再需要。
表姐的家在四樓,已經是
那幢樓最高的一層。每次
我回到廣州過年,我都
禁不住想起,那一次
爸爸在那裡對我說的這趣事。
當我想起,我就在露台
嘗試著,踮起腳尖,抬高頭
看那裡是否真的有表姐的洋娃娃
多年來,在屋頂那裡一直呆著
看四周大廈的陰影
不斷改變打下的形狀。
如果他們一直在那裡
他們可能會聽到
有切菜、或炒菜的聲音
從廚房的窗中,傳出露台。
他們或許不會知道
聲音來自不同的人,外公
或外婆。那些炒菜聲
常常響起,春節時最頻密
和著飯桌搬動的嘈切
晚飯後我們往往在露台放煙花
外公抱起我,讓我拿著煙花棒
看煙花從棒裡發出
升向天空,降到對面醫院的天台
隱匿。每次我能放八發。多種顏色
顏色有時會重覆,我每次
都猜度重覆的規律
火藥味永遠裊繞不散
醫院修建又修建,天台
我的視線早已不能觸及。
表姐和姨姨出國又回來
和姨丈一起
住到他中山大學的宿舍
外公仍在。他和他繼室
在這家房子裡繼續住了一段日子;
每次我過年回來,表姐都在的時候
外公都向我們展示那一張照片
那一張,在姨姨和姨丈
原本睡的房間
裡面掛著的照片。
是我小時候,和表姐
在越秀公園裡某一座小橋的樓梯級拍的
我們都站著,表姐站在上一級
我在下一級,她搭著我的肩,站著
我們在那裡站了很多年。
        2010年2月8日至21日.年廿五至年初八。香港.廣州

 

資訊與連結

歡迎回應或看他人的回應,更歡迎各位連結到這一版。



Related Articles: